缸邊財話——貨幣主義時代終結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10月31日發表一篇題為《貨幣主義時代已經結束》的文章,引起各國經濟學家重視。該文章指出,世界經濟目前普遍相對良好狀況,將在某個時間真正惡化,雖然未必會在未來兩年爆發,但屆時各國央行行長將不得不承認,他們無法再透過貨幣政策緩和經濟衰退。

  各國央行行長和經濟部門高官現在幾乎一致認為,貨幣政策已達到極限,應恢復財政政策作為管理商業周期和支持經濟增長主要工具。但許多政界人士仍拒絕承認貨幣主義時代結束、凱恩斯主義需求管理是唯一替代抉擇。

凱恩斯主義再度抬頭

  在1979年戴卓爾夫人出任英國首相,證實各種形式的貨幣主義佔據優勢地位的40年後,學術界鐘擺又擺回凱恩斯主義觀點,即財政政策也就是有關政府開支、稅收和借貸的決策,為管理需求和穩定經濟周期提供最有效工具。各國央行行長率先認識到,貨幣政策已達極限,惟許多政界人士和經濟學家,仍否認目前正在發生改變,特別是貨幣學派宗師費利民名言「通貨膨脹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一種貨幣現象」被實證研究駁倒。但更為根本挑戰是,貨幣擴張與通貨膨脹之間可能沒有任何關係,這仍是學術界一個禁忌,儘管各國央行已增發數額大到難以想像的貨幣,卻根本未產生通脹後果。

  文章同時指出,更頑固的是貨幣主義最重要的負面論述仍被視為真理,認為財政政策不能刺激經濟增長,因政府開支增加,會對私人投資產生擠出效應,而公共借貸增加相當於加稅。但這幾年證明了,聲稱因政府借貸會抬高利率、通脹預期或未來稅收,所以財政政策「無效」的各種理論都是錯誤。

  在過去10至15年間,所有發達經濟體的公共借貸和債務大增,但投資者非但沒有對通脹感到恐慌,也沒有通過要求更高的風險溢價,來懲罰這種揮霍,反而將錢以歷史上最低的利率借給政府,在許多國家他們甚至接受負利率導致的必然損失,只是認為財政擴張無效或不負責任,因此貨幣政策應繼續作為宏觀經濟管理主要工具的觀點依然盛行,尤其是在歐洲。

  文章稱,今年IMF年會上的一件大事是,這種反凱恩斯主義的偏見,在央行行長們中已完全消失。IMF新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演講中心思想是,呼籲「財政政策發揮更重要作用」,幾乎所有背景討論也都是圍繞這一主題展開,即使在歐洲大多數人的意見可能也在轉變。負責執行歐盟在20世紀末貨幣主義全盛時期所制定的過時財政規則的歐盟委員會,新成員已開始公開承認,需要制定限制性不那麼強的預算政策。負責評估各國預算的歐盟官員,則呼籲採取「更平衡的政策組合」,包括「此時此刻」就採取更具擴張性的財政政策。



貨幣主義時代終結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10月31日發表一篇題為《貨幣主義時代已經結束》的文章,引起各國經濟學家重視。該文章指出,世界經濟目前普遍相對良好狀況,將在某個時間真正惡化,雖然未必會在未來兩年爆發,但屆時各國央行行長將不得不承認,他們無法再透過貨幣政策緩和經濟衰退。

  各國央行行長和經濟部門高官現在幾乎一致認為,貨幣政策已達到極限,應恢復財政政策作為管理商業周期和支持經濟增長主要工具。但許多政界人士仍拒絕承認貨幣主義時代結束、凱恩斯主義需求管理是唯一替代抉擇。

凱恩斯主義再度抬頭

  在1979年戴卓爾夫人出任英國首相,證實各種形式的貨幣主義佔據優勢地位的40年後,學術界鐘擺又擺回凱恩斯主義觀點,即財政政策也就是有關政府開支、稅收和借貸的決策,為管理需求和穩定經濟周期提供最有效工具。各國央行行長率先認識到,貨幣政策已達極限,惟許多政界人士和經濟學家,仍否認目前正在發生改變,特別是貨幣學派宗師費利民名言「通貨膨脹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一種貨幣現象」被實證研究駁倒。但更為根本挑戰是,貨幣擴張與通貨膨脹之間可能沒有任何關係,這仍是學術界一個禁忌,儘管各國央行已增發數額大到難以想像的貨幣,卻根本未產生通脹後果。

  文章同時指出,更頑固的是貨幣主義最重要的負面論述仍被視為真理,認為財政政策不能刺激經濟增長,因政府開支增加,會對私人投資產生擠出效應,而公共借貸增加相當於加稅。但這幾年證明了,聲稱因政府借貸會抬高利率、通脹預期或未來稅收,所以財政政策「無效」的各種理論都是錯誤。

  在過去10至15年間,所有發達經濟體的公共借貸和債務大增,但投資者非但沒有對通脹感到恐慌,也沒有通過要求更高的風險溢價,來懲罰這種揮霍,反而將錢以歷史上最低的利率借給政府,在許多國家他們甚至接受負利率導致的必然損失,只是認為財政擴張無效或不負責任,因此貨幣政策應繼續作為宏觀經濟管理主要工具的觀點依然盛行,尤其是在歐洲。

  文章稱,今年IMF年會上的一件大事是,這種反凱恩斯主義的偏見,在央行行長們中已完全消失。IMF新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演講中心思想是,呼籲「財政政策發揮更重要作用」,幾乎所有背景討論也都是圍繞這一主題展開,即使在歐洲大多數人的意見可能也在轉變。負責執行歐盟在20世紀末貨幣主義全盛時期所制定的過時財政規則的歐盟委員會,新成員已開始公開承認,需要制定限制性不那麼強的預算政策。負責評估各國預算的歐盟官員,則呼籲採取「更平衡的政策組合」,包括「此時此刻」就採取更具擴張性的財政政策。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