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鮑威爾難為無米炊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上周在國會聽證會上指,美國經濟目前面臨多重風險,特別是在應對經濟下行風險時,可供使用的貨幣、財政政策不多,需要盡快找到解決辦法。他強調聯儲局貨幣政策空間有限,在經濟低迷時,聯儲局歷來可將利率降低約5個百分點,惟目前聯邦利率為1.75厘,儘管技術上利率可以降至負數,但這會對金融部門造成嚴重問題,聯儲局幾乎排除這種可能性,意味聯儲局在面臨經濟衰退時,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操作空間。

  鮑威爾認為,在經濟低迷時,財政政策支持經濟十分重要,但是美國聯邦預算處於不可持續的道路上,債台高築而且不斷上升,這種前景可能會限制財政政策制定者,在經濟衰退時支持經濟活動的意願或能力。

  美國財政部上周公佈的數據顯示,受軍費、醫療保健和社會保障支出增加影響,10月聯邦政府支出總計3800億美元,按年增長8%,創下當月最高紀錄,美國政府本財政年度第一個月的預算缺口為1340億美元。

        因聯邦支出超過收入增長,美國過去12個月赤字再次突破一萬億美元,是自2013年2月以來首次。在過去一年,聯邦政府收入3.4萬億美元,支出4.4萬億美元,總赤字略高於一萬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4.8%。

  鮑威爾批評美國聯邦政府不斷提高債務,擔心會限制私人投資意欲,從而降低生產率和整體經濟增長,他認為將聯邦預算放在可持續道路上,將有助美國經濟長遠發展,並確保政策制定者有充份空間,利用財政政策幫助穩定經濟。

  鮑威爾的建議從理論上說是可行的,貨幣政策的不足之處,可以通過財政刺激措施來彌補,聯邦政府可以減稅或增加支出,但在實際操作中,政策幾乎無法實施,美國國會必須首先通過經濟刺激政策,但國會議員一向在稅收和支出方面存在嚴重分歧,在經濟衰退期間,這些分歧會更為明顯。

  事實上,如果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就算鮑威爾一再表示無能為力,最終仍須想辦法通過貨幣政策解決問題,因為在美國現行政治體制下,財政政策是指望不上。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