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人生又多了一個經歷

  早前為古巨基的音樂特輯擔演MV男主角,期間說到他現正當《流行經典50年》主持,幕後人員就邀請我上節目唱歌玩玩,當時我下巴輕輕:「好呀!唱歌我最鍾意!」結果到他認真打電話來約期,我才識驚!

  很多人都說我以前做歌劇團都經常唱歌,現時做晚宴司儀亦間中會送歌給賓客聽,怎麼會驚?常理上是這樣,可惜人很多時候都不是按常理運作。而且在舞台劇上是在演戲,角色要唱歌去表達情緒,入了戲自然沒問題,但要無端拿起支咪就情深款款,這我向來都怕。

  當然,年輕時都有經常對人唱歌,但那時唱的是Band歌、Rock歌,表達的都是激烈的情緒。唱情歌卻是無緣無故地在人前吐心聲、講愛情,說笑可能難不了我,但要說詩情畫意,我就會頓然成了怕醜小生。

  結果到了綵排那天,古巨基專誠留低替我打氣,那就令我更緊張!平常表演唱歌,觀眾都是圈外人,而且只為搞氣氛,沒人需要我唱得好,但面前多了個天王級歌手做觀眾,我當然腳震。

  然而更恐怖的,是在我身後還有這節目的主持黎小田!在我腦裏,黎小田彈琴伴着的不是張國榮就是梅艷芳,粒粒巨星。要無懼在他面前唱歌,除非很不知醜加上不醜,而我卻是又醜又知醜,所以至少要唱上半首歌一顆心才定下來,練習時已如是。

  到了真正表演,明明已練習無數次,但還是緊張到第一粒音就已拆了,幸好是錄影,小田哥可以叫停隊Band重來,但我還是要唱到中後段才能投入。

  事實上,現時即使只是做小小的記者會司儀我都一樣會緊張,每次都要心腦交戰叫自己放鬆才能做好每份工作。然而,每次由緊張到投入再到能享受那份專注,不論是說笑還是唱歌,完全投入時那種無我狀態都是確實吸引。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