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紐西蘭Bad Trip(二)

  以為可以打破Bad Trip的厄運,但信不信由你,若然開頭開得差,便很難力挽狂瀾。旅程第二天的早上,大家準備好裝備,浩浩蕩蕩地駕車上雪山滑雪,同行朋友曾在英國讀書,並在加拿大工作,亦曾在下雪情況下駕駛,因此對雪地駕駛很有經驗。在開始上山的路段已見積雪,通常在雪地上駕駛四驅車,只需開動四驅便可應付,但普通車或會因車胎太滑而不能向前,需在車胎裝上鐵鏈。怎料朋友在加拿大習慣用雪胎,胎紋和質地是特別為雪地而設,因此當我們從車尾箱拿出鐵鏈時,他不懂如何使用。剛好附近有其他人正在裝設鐵鏈,打算乘機偷師,可是還是毫無頭緒。

  研究大半小時後,終於有雪場管理員幫忙,但由於人手有限,現場亦有很多車需要幫忙,管理員教我們裝上一條鐵鏈後,我們便自行裝上第二條。裝設工序不簡單,不止把鐵鏈繫上車胎外側,同時還要繫上車胎內側,於是我便獻出了人生捐車底的第一次。半個人捐進車底後,才能把鐵鏈繫緊車胎內側,看到朋友在車外給我拍的照片,猶如我被車輾過一樣。

  怎料行駛不到二十米,鐵鏈便鬆脫了,結果還是要假手於人,拜託工作人員替我們的車胎繫上鐵鏈。心想裝好鐵鏈應可繼續行駛,可是行駛不到五分鐘,第一條鐵鏈卻鬆脫,並卡在車輪軸裏,結果我要再次捐進車底,把捲在車輪軸的一堆鐵鏈逐一解開,卻又怕死氣喉的熱力會燙傷自己。當刻雙手污糟,加上天氣寒冷,真正感受到「貼錢買難受」的滋味。

  過了一會兒還是解決不了,我們索性拆掉兩條鐵鏈,把車駛回雪山起點,改乘公共巴士上山。可是車還未駛回起點,已發出吱吱聲響,及後更冒煙。我們雖可乘巴士上山,但朋友卻要留在車上,等租車公司的維修部人員前來接收壞車,這個經歷變成了我們另一個Bad Trip的故事。

  在Bad Trip第二天,光是上山頂已花了一個上午,早上八時出門,下午一時才正式滑雪。就當是上了一課在雪山安裝鐵鏈的課堂,總算有所獲益。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