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娛樂大家

    與阿姐汪明荃主持綜藝節目《娛樂大家》來到第二輯,我從第一輯的拍攝過程中學會很多,每次主持創新元素的節目,從觀眾的反應可了解現時社會的趨勢。在過去二十年裏,香港最有名的節目必定是《超級無敵獎門人》,這類綜藝節目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日本很盛行,遊戲中要參加者接受懲罰,從而帶出笑料,譬如吃超辣壽司令面容扭曲、參加者之間的身體接觸所引起的尷尬場面等,全都是通過愚弄參加者來娛樂觀眾。

  看着這類節目長大,我當然喜歡和相信這套遊戲哲學,直至我主持《娛樂大家》,起初不太相信Liza Magic在電視上的成效,原因是這遊戲需要動腦筋和細心觀察,故此需要考驗觀眾的耐性。這個源自Black Magic的遊戲,其實在十多年前,黃偉文(Wyman)已在電台節目玩過,記憶中他花了好幾天去完成一個Black Magic。由於聽眾收聽電台節目的耐性較多,動腦筋的時間亦較長,於是十多年後,我在自己的電台節目裏,也曾花了一段長時間玩Black Magic,那時每星期也玩一個新局,感覺頗歡樂和成功。

  相反,電視觀眾大多是較年長人士,他們看慣了獎門人式的快速牽動觀眾情緒的遊戲節目。當我還以為觀眾應該不會接受Liza Magic時,節目播出後它的認受程度卻不俗,雖然受歡迎程度與獎門人相比還有一段距離,但很多長輩感興趣並詢問年輕人其玩法。

  在第二輯的節目裏,竟然玩上街知巷聞的狼人,我也曾在電台節目玩過類似的臥底遊戲,這遊戲需要運用腦筋和觀察,狼人遊戲裏更有不同角色,各自有不同功用。這遊戲更要求玩家具備邏輯思維,電視前的觀眾若要看懂玩家的部署,便需同樣具備邏輯思維。起初我不敢相信能在節目裏玩狼人,它比起Black Magic的要求更高,笑點更少,觀眾看着猶如看人捉棋一樣,究竟香港觀眾對遊戲節目的接受程度是否已進化呢?答案有待揭曉,但我從此事領悟到,人要跳出舒適區,要創新才會有進步。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