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欄——鏡頭前的特別效果

    與朋友討論在紐西蘭玩笨豬跳,很多人認為很驚嚇,我卻認為跳降落傘更可怕。以我的分析所見,笨豬跳的時間很短,參加者能控制的程度有限,而且變數較少,只要準確量度參加者的重量及高度,並在腳上穩固地繫上橡筋,便不會有意外發生。相反,跳降落傘則要擔心傘有沒有打開,或是傘打開後遇上怪風怎麼辦?應在甚麼時候打開後備降落傘?種種情況都可能引起端倪,特別是這活動着重風向,這個大自然的因素是不能掌握。

  為何大家也認為笨豬跳較危險呢?原因是大家看旅遊節目時,總看到玩笨豬跳的人叫得聲嘶力竭,從而製造驚險效果,令觀眾覺得這活動很刺激。相比起滑浪,觀眾看到滑浪的人總是姿態優美,更做出不同的花式,看起來好像一點也不危險,實際上危險程度甚高,有機會被大浪捲到水底,亦可能被滑浪板撞擊頭部,這些都是潛在危險,同時亦可致命。可是,熒幕前看人玩滑浪時,他們總不會大呼小叫,而是很享受的,因此他們的表現埋藏了這活動的危險性。

  在拍攝旅遊節目時,為求增加觀賞感,參加者通常需配合不同反應。我曾到日本遊樂場拍攝,示範在過山車路軌上搭單車,起初抱很大期望,想像是一項刺激且富速度感的遊戲,怎料只是一個架在半空的平衡路軌,沒有急彎,也沒有斜段。當時心想,這麼普通的玩意怎能讓觀眾覺得有趣呢?雖則個人要求高,但不代表那玩意沒趣味,唯有嘗試尋找當中的樂趣。我特意高速踏單車,並在入彎前刻意減速,造出「片彎」的感覺,令身邊的女拍檔驚呼大叫。拍攝後她問我是否很刺激,我說剛才只是配合拍攝效果而給反應,同樣地她也只是「交戲」,結果拍攝出來的效果確實相當驚險。

  朋友問我該玩意是否真的好玩,我坦白說拍攝效果總是與真實情況有點偏差,但拍攝笨豬跳通常找個膽小的人去玩,配合大呼小叫和眼淚,甚至在玩前說些遺言,來增加驚嚇程度。因此,在耳濡目染之下,多數人只會記着笨豬跳有多危險可怕。

本欄長刊於《星島日報》專欄版

森美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