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香港主義

        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寫了一篇《香港家書》,說到不斷有內地高官、學者透過不同的渠道,用一些不完全、不恰當及家長式的方式,說一些與香港的生活方式及價值格格不入的東西,令港人感覺不太良好,這番說話引來不少共鳴。

  石永泰的言論,由香港本位為出發點,很多香港人聽了都有同感可以理解。但石永泰的觀點和態度,正反映今日中港矛盾的一個關鍵所在:內地看香港由內地作本位,但香港看香港,由香港作本位,大家的起步點不一樣,對中港之間的問題,看到的圖像便很不一樣。

  一九八四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承諾了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便是試圖讓香港在面對回歸中國共產政權所帶來的衝擊之下,一個可以讓香港平穩過渡的權宜方法。今天京官和港人對港人港事的不同觀點和解讀,絕對是意料之內,而非想像以外的難以容忍的情況。

港人只習慣港式價值

  香港回歸已逾十八年,年輕的一輩未經歷過自八十年代初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以至《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那十三年的過渡期中英角力的時代,不知道香港如何惶恐不安地迎接九七回歸中國政權。那一個年代,有人提出種種憂慮,例如英皇道會否變為解放路?解放軍會否隨處可見?然而,九七回歸之後,這些憂慮都沒有出現,香港徹頭徹尾還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有言論、集會自由,媒體天天鬧政府,罵京官也沒有問題。

  也許,我們都太習慣香港仍然是港式價值、港式生活文化主導,忘記了在這小小城市之上的大框架,是中國共產政權。作為主權國,中國當然有權過問港事,捍衛中國體現主權的利益,正如在殖民地時代,英政府透過由首相委任的港督也絕對捍衛英國作為主權國的利益,顯而易見的例子是香港和英國就英軍軍費的談判,密室談判,英國國防部要香港進貢多少給駐港英軍,港官無從招架。還有香港給予英商的種種優勢,亦在密室商議中搞掂。宗主國有權發言,影響力無處不在,不始於香港脫離殖民管治之後,事實上有了《《基本法》》的各式保障,以及香港代議政制的發展,中國政府對香港政府的影響力,大不如港英殖民時代。

  石永泰的家書只看香港的框架而未看框架之外的宗主國框架,頗有「大香港主義」的味道,但卻是昧於香港的政治現實,與西方民主國家的一些政客,特別是那些昧於香港歷史和港情的政客,見識一般,如何有能力推動香港進步?

  最近,我看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從毛澤東到莫札特——史頓在中國》,重溫了三十多年前的中國與今天的中國比較,感覺是恍如兩個世界。當然中國還有人權、自由、民主的問題,但有誰可以說今天中國仍然是一個鐵幕國家?史頓見到的中國,恍如我們今天在電視見到的北韓,中國過去三十多年的進步,不能因中國在人權、自由、民主方面要繼續改善而遭抹殺。事實上,超級大國如美國,難道完全沒有人權、自由、民主方面的問題?

  美國在國外挑起的戰亂,在國內出現的種族歧視事件,在民主制度下產生的種種只求政黨利益,不理人民死活的問題,是進步還是退步?

助中國與世界接軌

  每一個國家,因著國家歷史和發展的軌跡,有不同的國情和發展步伐。香港回歸中國,曾有可能成為中國另一個城市,行社會主義制度。今天,在一 國兩制之下,我們保留了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應更珍惜這種機遇,致力幫助中國加建與國際社會接軌,而非否定中國。

  有人從「大香港」的眼光看中國,而作出種種不屑中國的評論,不會是推動香港繼續保護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特色的上策,簡單地說,只有中國有進步,香港才會繼續向好!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