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我會辭職」成為魔咒

  由七大傳媒主辦的特首選舉論壇,很多人有期望,以為會火花四濺,但結果其實沒有甚麼高潮,出了一些金句,最令人意外的部分,是候選人林鄭月娥主動提出了若香港人的主流意見與她的意見不一樣,她會辭職。

  任何一個人當上行政長官,如若在選舉前承諾在某一種情況下會辭職,這句說話一定在他或她的任期內與他或她鈎上不離不棄,有如一個魔咒。

「百分百信任香港人」

  林鄭月娥的辭職論,說於回答一位現場觀眾問她,若日後她當上行政長官而她的意見與主流民意不一樣時,她會怎樣做。她的回應是:「我百分百信任香港人,所以當香港如果有一啲事,香港嘅主流意見同我嘅唔同,我一定喺會接受香港人嘅意見。如果香港人嘅主流意見,令到我無辦法再擔任行政長官,我喺會辭職。」

  林鄭月娥的回應,說明了仍然未進入做政治人物的角色。她的整場辯論中,講政策是強項,較另外兩位候選人都有內容。但在回應政治問題上,顯然欠缺練歷。甚麼是主流意見?如何界定主流意見呢?量度的是用那一把尺?這樣的問題,可以直話直說地答嗎?

  很明顯,另一候選人曾俊華即乘勢追擊,以最新民調說她民調支持率得出負淨值,會否考慮退選。曾俊華的一把尺,便是民調的支持率,以他成為網紅後吸like的數字看,他也許也可以把網上的支持率作為另一把尺。然而,今時今日的民調,以至網上的like,真的可以反映主流民意?民調不可靠,放諸美國和歐洲各國大選及公投的結果,都反映出今日民調,並不能有效反映主流民意,要講主流民意,真的有具有效力和公信力的工具嗎?

  另外,也許還有人可以提出不靠民調,可靠實體表現,遊行人數去反映民意,但有幾多人上街才算是主流民意?有客觀標準嗎?

主流民意仍是隱蔽

  主流民意,相信自古至今,都仍然是隱蔽的,因為大多數人都是沉默的。任何政府,都想動員沉默的大多數去表達心聲,以抗衡那些大聲的小眾意見,但有幾多個政府成功過?人性本如是,若議題不是令自己切身利益受到很大的傷害,一般也就置之不理,不表態、不發聲。因此,要客觀地量度主流民意,實在艱難。若我們剔走沉默的大多數的意見來計算主流意見,便有失客觀。正因如此,要回答一條講主流民意的問題,其實是不能答,因為必需要有前題去界定何謂主流民意?

  說出去的話便如潑出去的水,收不回。林鄭月娥要有心理準備「我會辭職」這一句話,會被不支持她的人用作魔咒纏擾她,不及早說清楚她到底說辭職是如何理解主流民意,這句話難免會成為她日後的惡夢,甚至是若她能當選後的問責團隊的惡夢,不合主流民意,便要辭職,是否問責團隊也要跟從?如何拆招,考她的功夫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