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以武制暴 後果沉重

        去年大年初二的旺角暴亂,年輕人付出代價了。兩名男女大學生,還有一個屬家庭支柱的年輕廚師,被區域法院以暴動罪成,判入獄三年。三人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沉重代價,會悔不當初嗎?還仍然堅信自己是為公義而承擔上刑責?

判刑具阻嚇作用

        旺角暴亂事發至今,已經超過一年,有所反省的是本土派成員、中大前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在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他說的一番話,對那些暴力抗爭仍然有期盼的青少年,應是警世之言。周竪峰說判刑具大阻嚇作用,又說本土派未來會審慎行動,「不是事無大小都衝……在高刑罰前不能白白犧牲人」,他又說本土派過去「非勇武不可」是另一個極端,同樣是教條主義。

  上述這一番說話,說得真好,若這種覺悟能在一年多前,若能在佔領行動之後便能傳遍年輕人,旺角暴亂可能便不會發生了。

  事無大小都去衝,在佔領行動的前後,已有發生,在佔領行動仍然進行中時,有人用鐵馬撞擊立法會的玻璃門,又拿起石磚打破玻璃,這種種暴力場面,相信有不少香港人仍歷歷在目,但這些人承受了甚麼後果呢?事後有人被捕,有四人承認刑事毁壞及非法集結,被判一百五十小時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認為判刑過輕,申請覆核判刑,結果覆核成功,其中三人的判刑改為入獄三個半月。

  暴力衝擊立法會事件,從罪成與判刑,都發生在二○一五年,這一案件,對熱衷勇武抗爭的年輕人而言,似乎毫不在意,因為暴力抗爭沒有因判刑而減少,反而是不斷升級,發展至二○一六年初爆出旺角暴亂的社會大事。

人生有幾多個三年?

  今天,周竪峰說出不能白白犧牲,是真正醒覺到代價不再是社會服務令,不是判監三個月,是悠長的三年!人生有幾多個三年?

  暴力衝擊升級,是殺紅了眼,以暴力吸引記者和市民的眼球,讓公眾看到他們抗爭的威力,年輕人只向前衝,沒有把所有的後果放在眼前去思考,只是盲目的向前衝,也沒有那些不敢去衝的政黨、社運、學者等等老鬼去叫停,大家似乎樂意讓年輕人去做替死鬼,自己安坐家中,收看電視直播,有如參與其中,只不過要付出入獄這一個代價,他們一點都不用參與,因為他們也不過是旁觀者,讓一些無名「英雄」去死得轟烈,他們這些名人領袖則繼續做啦啦隊、搖旗吶喊,這些人今天仍然活得心安理得?

  以武制暴,說出來轟轟烈烈,但因此而要付出的代價,也同樣是轟轟烈烈,前程盡毁,不是人人都可以承擔的後果。周竪峰的覺悟,縱使遲來也好過沒有覺悟,年輕人從今天起,都要以此為鑑!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