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HA應向議員求助

  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HA)疑因表演樂隊涉及違反逗留條件,遭入境處職員上門放蛇,其間爆發衝突有七人被捕,鬧出了一個小風波。事件後,有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和陳淑莊質疑政府針對HA,也質疑政府的文化藝術政策有問題。回顧事件,到底是政府有問題,還是HA有問題?議員的批評又有沒有問題?

無視法律 想點就點

  要判斷誰是誰非,先要講事實,那麼事實是甚麼呢?事實一是HA在一個工業大廈的3000呎單位搞收費的商業演唱會,邀請英國樂隊TTNG和另一美國獨立歌手Mylets和本地樂隊Empty Bottles演出。據報道,入場費由220元至380元,現場有近200位觀眾,事實二是場地負責人承認他們並無為樂手申請工作簽證,原因是工廈表演違契,近月簽證申請一直被拒,所以他們放棄再申請簽證。

  事件後,HA發表聲明,稱「一日我地係工廈使用者,一日我地個場地都係違規」又說「只係想喺一個僅餘嘅空間裏畀大家繼續聽我地鍾意嘅現場音樂,到底我地仲可以點」。

  HA仲可以點?不是無視法律,想點就點,想請外國樂隊來港,便不理他們沒有合法工作簽證,也讓他們演出。也不是無視地契要求,只管想做就去做,有人肯表演,有人肯買票入場,便不顧一切,在工廈大搞演唱會。HA可以點?是既然有議員撐他們在工廈搞演唱會。便應大力游說他們,為音樂發燒友爭取現場表演場地,藉這一次事件引起公眾關注,大聲疾呼要求議員和其他音樂愛好者和他們的fans向政府施壓,尋找出路,爭取政府開放表演場地供他們使用,違法抵制政府只會惹禍,依法爭取政府回應才為上策。

違法抵制只會惹禍

  至於那些大聲抨擊政府的議員,最好也要弄清楚事實才講話,演唱會有幾多人同時在表演場地?若是數以百計的人聚於一個工廈單位的話,有沒有消防、走火等安全考慮,他們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政府要活化工廈,是否便可以不理地契,是甚麼類型的活動都可以舉辦?陳淑莊議員提出讓四名外籍表演者是否受僱「性質很難講」,可以是文化交流,她認為當局是趕絕藝術表演團體在工廈的生存空間。然而,演唱會是用商業收費營運的,這會是文化交流嗎?陳淑莊有沒有問過,HA這個演唱會是否文化交流呢?

鬧政府無成本

  今時今日,鬧政府是最容易的,毫無成本可言,但若陳淑莊和譚文豪要幫這些本地表演團體和音樂工作者,便不應講完幾句撐場主和表演者的說話便收工,而是要全力以赴向政府施壓,為音樂人爭取更多表演場地,若只講不做,則只是賣口乖,借事件抽水去鬧政府,對音樂人根本談不上有任何實質的支持。

  HA要有生存空間,不妨首先向議員求助,天天請他們幫忙向政府施壓,這樣做比暗地請黑工工作更積極進取。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