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被DQ是自食其果

  四名本土派泛民陣營立法會議員在上周五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法院的裁決,不但沒有令他們反思自己的宣誓行為並不符合要求,他們更在上周六意圖硬闖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又指稱特區政府透過人大釋法濫用司法程序改寫選擇結果。

  四人毫無悔意,言行無視法院按法理判案,所作所為,只印證一個事實,即他們根本沒有資格當議員。

  四人宣誓失效,是咎由自取。他們批評政府濫權,令他們喪失席位,把所有責任推向政府,相當可笑。他們有沒有反問自己,若他們正正經經,依足宣誓當議員的規格宣讀誓詞,他們會被取消資格嗎?本土和泛民陣營在立法會共有三十名議員,為何只有他們四人,加上之前已被取消資格的青年新政成員游蕙禎和梁頌恆,共六人會失去議席?政府真的特別針對他們嗎?他們懂得有因必有果的基本道理嗎?

為幼稚表現找數

  六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都有一個共通點,便是借立法會議員的宣誓儀式,作為他們的政治舞台,為誓詞加料、加戲,讓他們的宣誓變成吸睛的政治表演,結果他們如願以償,他們的宣誓都成為傳媒報道的重點,成為多日的頭版報道,風頭一時無兩。但好戲連場之後,絕非沒有代價。今天,他們便要為自己幼稚兼失禮的表現找數,失去議席,還能怪得了誰?

  失去議席者諉過於人大釋法,但人大釋法的內容是甚麼?釋法是要議員在宣誓時要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時宣誓要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時要真誠和莊重地進行,也不可作虛假的宣誓。這些要求不合理嗎?

  這些人習慣了把立法會當作嬉戲的場所,在議事堂上的行為可以隨隨便便,今天失去議席,更要指鹿為馬,把自己的不合理行為指為立法會最黑暗的一天,是政府向港人宣戰。但事實是若這些人繼續作為立法會議員,議會可以是時常都那麼黑暗,因為他們可以繼續搞局,令立法會一事無成,阻礙香港發展,這才是真正向港人宣戰!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