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污衊錢穆 莫此為甚

  一個中大生,即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在民主牆聲聲指稱內地生「支那人」。左一句「支那人」,右一句「支那人」,還叫人「躝返中國啦」!看過這一段影片的人,會覺得他是一個大學生嗎?

  周竪峰粗暴地侮辱國人,更在事後放言說「支那」字眼並無不妥,甚至符合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抗共精神。這一番歪曲事實的說話,惹來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譴責,周竪峰沒有回應,但新亞學生會旋即反譴責院長,這是甚麼世界?

扭曲新亞精神

  誰是誰非?「支那」兩字背後有幾沉痛,周同學和學生會的代表明白嗎?把「支那」扣上錢穆的新亞精神,是污衊錢穆,扭曲新亞精神。幾十年來,中大生、新亞人引以為傲的是錢穆弘揚的中國文化的愛國精神。黃乃正在致新亞書院師生、校友的公開信再一次提醒我們錢穆的教誨,新亞學生會的領導和幹事,有沒有好好讀一遍?

  黃乃正的公開信這樣說:「錢先生一向提倡中國傳統文化,重視『禮樂人生』,他認為『不學禮,無以立』,假如一個人不學禮,胡亂非為,又如何立足於社會。一九八六年,錢先生在台北素書樓上最後一課,他最後的贈言是:『你是中國人,不要忘記了中國,不要一筆抹殺,全盤否定自己的文化。做人要從歷史裏探求本源,要在時代的變遷中,肩負起維護中國歷史文化的責任。」錢穆的「不學禮,無以立」,正是對那些動輒粗口爛舌,謾罵國民的中大生、新亞人的一個當頭棒喝。這些人知廉恥,識反省嗎?

  新亞學生會的反譴責,反映的是這一撮人,不但不反省,反而是更加肆意混淆視聽,扭曲邏輯,不知禮教為何物。

  院長講的是他們粗鄙的語言暴力,有失新亞書院的創校精神和體統,但學生會的回應是質問院長對周同學的譴責和反省要求是否有違程序。學生會以自己作為新亞之民意代表機構自居,以周同學為其基本會員去維護他,更稱院長引述錢穆及唐君毅兩位先輩的教誨引喻失義,語調盡顯他們傲慢、無禮的心態。這些人,配得上做新亞人嗎?

學生傲慢無禮

  院長譴責事件後,本身是新亞校友的立法會議員麥美娟、何啟明及區議員鄧家彪向黃乃正發表公開信,感謝和支持他嚴肅處理事件,除了他們之外,私下憤怒周同學所為的舊生眾多,但是公開發聲支持院長的校友寥寥可數,這反映的是哪一種心態?

  今日,出現在我們大學校園的港獨思潮、棄祖運動,是否一場危機?各大學的舊生校友有感覺嗎?細心想一想,今天各所大學,以至香港整體的最大危機,不是有一小撮人提出放棄民族,分離國家的主張,而是很多本來不認同這些主張,心中有氣的人,包括眾多的舊生校友,日漸被這些大聲而無理的謾罵淹沒,聽得多了,便變得麻木,然後覺得無可避免地,我們的社會便會在這個軌道滑下去,於是大家覺得無論自己有幾不同意這些主張,我們都無能為力去扭轉局面。這種想法,有幾無奈?有幾普遍?這就是今日、明日的香港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