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有膽噓 無膽認

  再有球迷噓國歌,但發噓聲,卻又蒙面,噓得出,怕人認得出,這是甚麼心理呢?

  上周在旺角大球場香港足球代表隊友賽巴林。賽前奏巴林國歌,球迷企定定,到唱至尾聲時,報以掌聲,但當奏中國國歌時,同一批人中,有人發出噓聲,也有人背向球場,甚至作出不文手勢。有些噓國歌的人,以手遮面,又有人用支持港隊的橫幅布條遮面。

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這些人既然有膽噓國歌,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怕亂噓國歌會有刑責後果嗎?如果是,便不應噓國歌,那為甚麼堅持要噓?

  說到底是小人所為,是趁《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後,但本地立法未開始,未確立前,繼續擺出一副你奈我唔何的模樣。在這些人心目中,撐國家或是噓國歌,都是他們的自由,是盲目將自由無限擴大的惡果。他們以為趁着立法真空期行使踐踏國歌的「自由」,是對北京對政府強權要立法的一種抗議,但他們所不知的是這種愚昧的行為,只會令政府不得不將法例寫得更嚴峻,包括考慮追溯期的可能性。

  在球迷未曾一噓再噓前,政府和立法會內建制和非建制派議員的口風,都傾向立法沒追溯期。然而,球迷不知自重的無知舉措,已經挑起建制陣營態度轉向、不排除可以考慮有追溯期的想法。可以預見,《國歌法》本地立法,絕不會寬鬆,若在未來的足球,以至其他體育賽事,再有大規模球迷肆意做出侮辱國歌的行為,在現時真空期惡搞的人士,可要有心理準備自己有機會墮入法網。

  噓國歌的人一面噓,一面高舉為香港而戰的橫額,潛台詞是只認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暗藏的也許是港獨、自決的思維。這些噓國歌的人當中,也許還包括並沒有強烈政見的人,他們認為自己有權選擇唱或不唱國歌,噓或不噓國歌,因為這是個人自由。這種想法反映出,一百多年的殖民地教育極之成功。

對家國觀念陌生

  香港年輕一代,對家國觀念非常陌生。殖民地教育是讓港人完全不去思考自己的宗主國,以及自己跟宗主國的關係。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年,但殖民地教育的無國家主義揮之不去。上一代的人,與內地同胞有親情,縱然活在殖民地腳底下,也自覺是中國人。反而是土生土長的新一代,對中國毫無感情,對祖父輩在內地的親人也談不上有親情,中國對他們而言,是地圖上的一個國家,就在香港的咫尺之外,但卻愛對香港的內部事務、政策指指點點。這些人對內地有嚴重的疏離感,怎會覺得自己應接受中國國歌就是自己的國歌?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說唱國歌「係好自然嘅事」,但對沒有家國觀念的人而言,「唱國歌」是「好唔自然嘅事」。要改變這種社會文化,不但要為《國歌法》立法,更重要是有其他配套,香港不洗掉殖民地沒有家國觀念的意識,便不能排除有人仍然會覺得唱國歌尊重國歌是「好唔自然嘅事」。在《國歌法》立法的同時,中國歷史教育、國民教育要重見天日才可真正去殖!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