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直播中 等多三分鐘

  較早前,傳來消息指前任工務司署總建築師鄔勵德以一百零五歲高齡在倫敦離世,很多人懷念他,因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他推動公屋有獨立廚房及廁所,被稱為「鄔勵德」原則。

  鄔勵德這個想法是出自在二戰時他被俘虜時,一直苦思如何改善華人擠逼的居住環境,然後得出這利民的想法。在五十年代,華人的社會地位低微,鄔勵德在困苦中,不忘為平民的福祉費思量,是一種以公益為先的思維,但這種,以人為本的情操,在今日的社會,是否開始褪色?

以人為本情操是否褪色

  有此聯想,是看到有關周六晚釀成十九人死亡的大埔車禍的報道。多間新聞機構到意外現場爭相採訪,直播期間,警方和消防因要升高巴士救人,為免生危險而要求採訪記者退至較遠的山坡上作直播,但當時竟然有記者因「直播緊」而要求救援人員多等三分鐘,這個情節,被網民鬧爆,直斥記者沒有想到可能只差一分鐘已救不回傷者。是欠缺了救人之心沒有以人為本情操。

  網民鬧爆,基於即時新聞帶出記者要求等多三分鐘的短片,但被指阻礙警員和消防工作的媒體發出聲明,指出「警員回應稱理解新聞自由重要,但可能有死傷者仍在巴士內。約一分鐘後,警員指消防要記者離開,因為他們升起巴士時會有危險。女記者隨即稱『好』,並指會走至其他位置。」

  今天,社交和網上媒體的傳播力非常強,有媒體直播相關的新聞片,指涉事記者不顧消防救人,要求多直播三分鐘,因此記者被起底和被網民圍攻,如果記者如聲明所說在警方堅持下同意到其他位置拍攝,記者行為不合理的說法,可能是一個誤會。但也許有人會覺得記者根本便應在警方首次要求採訪記者退開時,便應轉位,涉事記者當時的判斷,不可接受。

  網民對涉事記者的反應,可以理解,也反映了很多香港人持守救人為先,以人為本的精神。去年初,港鐵縱火案案發時,有人在現場忙於拍片影相而未對傷者施以援手,便是缺少了救人為先的觸覺,同樣被網民鬧爆。

  今天,社交媒體成為我們生活不可或缺的部份,很多人工作、生活的每一個環節,深受社交媒體的影響,大家經常上載圖片、短片與朋友分享,見到甚麼拍甚麼,然後立刻將拍攝得的圖像上載,生命便是圍繞着自己的手機轉轉轉,因此有事發生,即時反應不是救人,而是先拍照先拍片。同樣地,新聞媒體因社交媒體的傳播力,競爭是秒秒必爭,記者要即時傳相、傳片,有人的即時反應是直播不能中斷,考慮的重點也是下一秒,我有沒有片可廣播。這些事例,反映了網上媒體今日支配了不少人的意識和行為,結果是否是人開始少了人味,這是不是一個可喜的發展?

  社交媒體的流行,逐漸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形態、也改變了傳媒生態,我們希望這種改變會帶來更多好處,而不是更多的壞處。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