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民主黨用法律包裝政治

  民主黨發起了一個「『天下為公』全民狙擊梁振英UGL案眾籌計劃」,昨天公佈已經在一個星期內籌得200萬元的目標捐款,跟進UGL事件。私募搞調查前特首,也可算是創舉,民主黨鍥而不捨,所為何事?

  這個眾籌計劃,用錢聘請律師提供有關梁振英UGL事件的法律意見,聘請英國律師向法庭申請查閱相關文件、聘請澳洲律師就可能觸犯的澳洲罪行提供法律意見、聯絡英國和澳洲的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以及聯絡香港、英國和澳洲的執法機關。這幾項文件,民主黨要請外判律師去辦,有需要嗎?

  民主黨內有資深法律界人士,包括前主席李柱銘資深大律師,經常向人提供法律意見。就UGL事件民主黨真的有需要花錢外聘律師提供意見,兼向英國法庭申請相關文件,以及聯絡本地和英澳兩地的執法機關嗎?民主黨領袖經常與外國政府官員和議員聯絡,有需要花錢假手於人做這些工作嗎?

   民主黨昨天列出的工作計劃除了是他們有可能不熟悉澳洲法律要聘用澳洲律師之外,沒有甚麼事不能靠黨內資源做。既然如此,為何要搞出私募籌款這種極低透明度的籌款方法,去調查梁振英?

  說穿了,這是一個用法律去包裝政治的行動。民主黨狙擊UGL事件多年,結果毫無寸進,他們的眾籌計劃的名稱,也是擺明車馬是要「狙擊」梁振英。有了外判兼而是非本地律師作出分析、評估,日後民主黨便可大聲向傳媒說英澳律師也聲稱UGL事件有證據可以起訴。法律意見可以多方面理解,只要有一個律師說可以起訴,民主黨便可以向香港廉署和律政司施壓,向兩機構問責,為何不起訴,達致了政治狙擊的目標。這種手法是赤裸裸地將政治滲入法治之中,何其可怕!

  用法律去包裝政治,變相取代執法機關,此風一開,是對法治最大的衝擊,這種潛藏的動機,香港人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