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法治沒有變奏

  從二○一四年的佔領行動到二○一六年農曆新年爆發的旺角暴亂,參與者以違法達義之名,破壞社會秩序,以暴力手法表達不滿政府的訴求。旺角暴動案主審法官彭寶琴在本周一判刑,她的判詞讓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上了法治重要的一課。

判刑考慮公眾利益

  彭官的判詞有幾個重點。她說法庭不關注訴求,而是關注暴力行為對社會安寧的破壞程度,並指出不能以表達政治訴求為求情原因。她又說,法庭不容有人將民生及政治等爭議訴諸暴力,若僭越法律,就必須承擔法律後果,不可以非法手段行使自由,相關行為違背了多元化社會應有的理性討論。

  在判刑上,她說涉案的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雖然在案發時為學生身份,但在判刑上並無任何優勢,其背景和教育程度亦不能作為求情因素,法庭須考慮的是公眾利益,不能單看被告的福祉。

  這一份判詞,說明了法治只有一個核心,是以法律為基礎,法律為核心。若法律被政治、民生凌駕,我們可以宣佈法治已死,香港沒有法治,只有政治。

  今天,法庭這一個立足點和基石,最需要知道、確認、接受的是哪些人?除了年輕無知的學生之外,最有需要謹而記之的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那些鼓動年輕人去違法達義的教授和講師。他們怎樣教學生?這些法律系學生,將來有機會投身法律界當律師、大律師,在律政司做檢控工作,晉身司法機構當裁判官和法官。若果他們在法律學院所學的,是法治可以有變奏,香港還能繼續樹立法治的基石嗎?

  今天,有些立法會議員,包括一些身為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不時與港大法律學院那些鼓吹違法達義的教授行埋啲,傾埋啲,這些人才是香港法治最大的隱憂。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