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冒險精神 成就大橋工程

  讀港珠澳大橋系列報道,還有另一個得着,是看到工程團隊展現出學工程的人的執着和意志,是今日香港年輕人應該好好學習的價值和態度。

  報道有一篇第一身自述的文章,是四千人工程團體成員之一的林巍親述工作經歷的分享。他說:「二○一一年,中國交建拿到了島隧工程的中標通知書,拿到通知書的那一天,有人離開了團隊;二○一二年,施工方案研究,當施工方案被拿出來以後,又有人選擇了離開,他們原本應該是技術骨幹;二○一三年,第一次沉管安裝施工,原計劃只要三十六個小時,但是實際上在海上連續工作了九十六小時,第一次施工結束以後,又有人離開……看到了風險,不願意『冒險』的人,當然,會選擇離開。這選擇,確實無可厚非。」他說他們那些沒有離開的人,被「世界之最」的名義激勵。港珠澳大橋的確開創了好幾個世界之最!

冒險為了降低風險

  他們為甚麼要冒險?是否只為了參與世界之最的工程所帶來的虛榮?林巍說:「對於我們工程師而言,冒險就是為了將人的生命風險降到最低;冒險就是為了將工程風險降到最低;冒險,就是為了將社會風險降到最低。冒險就是為了少冒險,冒險就是為了不冒險。」

  工程團隊開發了一個他稱為「可折疊的沉管隧道」,就此新工藝,團隊與各行各業的專家辨識了四百多項風險,並需要一一解決。他說要冒險發明這種新方法,因為之前的做法,要把潛水員派到水底去工作八個月的時間,長時間在深水工作,潛水員會有生命危險,海上航線運力也必然大打折扣。新方法是免除了大量的潛水作業,將八個月的海上作業時間,縮短至一天。他說他們勇於冒險和創新,換來的結果是,四千人的團隊,七年的工作,無一人傷亡。而工程建設於中華白海豚棲息的核心保護區,建設期間的數量,從二○一○年的一千二百頭,增加至二○一六年的二千四百頭。據他們的觀賞,白海豚的活動範圍主要集中在兩個人工島周圍,也許是魚礁效應的緣故。

願冒險推動創新力量

  林巍說工作受到質疑,有人說花這麼大的人力、物力,建造這個通道,值得嗎?他認為時間會給出答案。做工程的人,聽到林巍這些分享,會認同他和團隊的冒險精神嗎?「冒險就是為了少冒險不冒險」,說來很玄,但在港珠澳大橋工程上,卻是真正地體現出來。願意冒險是推動創新的力量,但願意冒險,也需要有很強的意志力和堅持去配合,才有成功的機會。今天,我們很多孩子,活在舒適圈之中,是否少了冒險的精神?讀到林巍的分享,他們會得到啟發嗎?要成功,便要付出心力和努力。港珠澳大橋工程團隊的種種經歷,對香港下一代如何看理想,看事業,有很大的啟發性,是教育他們的好材料,也許特區政府可以安排這些團隊人員與香港年輕人分享經驗,相信必能產生激勵作用。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