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要「三子」負責太沉重?

  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說他們「含冤莫白」,因為佔領行動開始一小時,已經變成學生運動。言下之意,即是他們搞了一小時運動後便「被交棒」給學生,所以往後那接近七十九天的全城大混亂,不關佔中三子事!這個說法是無知?還是卸責?

  把時鐘撥回二○一四年,在三月人大政協兩會開會期間,《頭條日報》另一位專欄作者盧永雄寫了一篇文章,引述內地收風人與他對話,他這樣寫:「你可能覺得阿爺係唔係反應大得滯?佔中三子都好溫和啫,強調佔中係和平、理性、非暴力,警察一抬人就俾佢抬走,無嘢呀?你知北方好多研究員來香港研究研究,我也引述過佔中策劃人的『和平理性非暴力』主張,但北方來客就哈哈大笑,問我點知佔中三子能控制局面?佢哋搞咗一大班人出來,叫得出來叫唔番走,搞出流血事件點算,搞出暴力事件點計?誰保證香港佔中時不會變成埃及、利比亞、烏克蘭,成為一發不可收拾的街頭暴亂,推翻政府?呢啲問題我當然答唔到,我都真係擔心佔中策劃人都未必答得到喎。」

  回到今天,朱耀明終於給了我們一個答案,原來他們真是完全不能控制局面的,七十九天中只是領導佔領了一小時,之後的事,真的是他們「搞咗一大班人出來,叫得出來叫唔番走」,幸好那七十九天沒有搞出暴力事件,而在佔領行動那七十九天,全港市民也飽受妨擾,苦不堪言。如果按朱耀明的邏輯,搞出這個大頭佛,法庭不應追究佔中三子,應該追究學生領袖,因為那七十九天不過是一場學生運動!講得通嗎?

  朱耀明獲判緩刑後,天天接受訪問,上周六在電台說要他們承擔整個佔領行動七十九天的責任,是「將他們看得太重要」。這是真的嗎?如果在佔領第一天時,他們已知道運動失控,他們有沒有爭取每一個機會,向在金鐘、旺角的佔領人士呼籲,叫他們收隊,不要再搞下去?為何他們仍然在法庭頒下佔旺和佔領金鐘的臨時禁制令頒佈後,沒有堅定勸說大家要收隊?朱耀明可否解釋一下呢?

  如果佔中三子不是卸責,而是無知,即是根本他們沒有政治能量去搞運動、搞政治,那麼就請他們以後都不沾手、不沾政治,以免再禍及香港,他們也不再「含冤莫白」!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