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虛擬會議」真不了

  泛民陣營的立法會議員,在本周一舉行了一次「虛擬會議」。泛民議員上下一心,在沒有立法會秘書和法律顧問出席的情況下,如常為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開會」,甚至順利選出委員的正、副主席,通過徹回修訂條例,所有在這次「會議」之前辦不到的事,都一一順利完成,但這一個「會議」,有甚麼法理地位?真可以是當真的嗎?二十多名泛民議員在鏡頭前,看似一本正經地進行「會議」,沒有拉布,沒有謾罵,沒有搶咪,所有程序都順利進行。何解?因為所有在這個「會議」發生的事,都按他們想要得到的結果而進行。所以,這次「會議」和之前有建制派議員出席的會議,雖然同是由泛民議員涂謹申出任主席,但之前開了兩次委員會會議,都因泛民議員不斷提出規程問題拉布,涂謹申不阻止,結果要選主席也不能進行,遑論大家要討論修例內容。

  泛民議員在這個草案委員會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拖死這一條條例修訂草案,制止修訂建議成為法例的一部份,因此他們要用盡所有方法,務求令草案委員會的討論胎死腹中。會議一天開不成,不能展開任何討論,便不能進行二讀、三讀,那麼無論特區政府如何定出要通過條例的最後限期,也只會變成得個講字,泛民玩程序竟可以去到阻止選主席這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還可以振振有詞批評人家不守議員規則,臉不紅耳不赤地去搞沒有法理基礎的虛擬會議,大家是要寫個服字?還是要嚴肅地去譴責泛民議員?

  為拖跨條例的修訂而做出這種誤導市民扮開會的行徑,泛民議員真是不需付出代價的嗎?難道他們會相信大部份市民、選民會舉手贊成他們的行為,覺得他們夠正義?又或者他們是相信唯有如此,才能暴露他們心中認為政府硬要通過不公不義條例的醜惡面孔,所以這樣做?

  大家若有看過當日這個「會議」的直播,又清楚「會議」不是按正常議事規則去進行的話,會有甚麼感覺?以假象當真象,把沒有法理基礎的會議做到如真的是正常開會一樣,有幾荒誕?假的真不了,用虛擬的想像去說成是一次真實正常的會議,若不是鬧劇,是甚麼?這樣做,是否只會加深市民對整體立法會的劣評?講道理的市民、選民,還會覺得在將來有需要去認認真真選出立法會議員?立法會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馬戲團,市民還有甚麼期望?我們還需要有立法會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