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郭榮鏗還能代表法律界?

  上星期六早上立法會一號會議室,變成了一宗涉嫌圍堵議員、阻礙議員開會的犯案現場。坐在會議室主席台有兩位自稱為立法會《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正、副主席——泛民議員涂謹申和郭榮鏗,兩人都是律師。郭榮鏗更是大律師,是代表法律界的立法會議員。

  上周六的會議,不是一齣鬧劇,而是一個有泛民議員涉嫌阻礙其他議員開會,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犯案情景和現場。過去幾天,傳媒有鋪天蓋地的報道,有聲音、有錄像,讓全港市民看到范國威、朱凱廸、陳志全、許智峰、區諾軒、毛孟靜等泛民議員如何阻擋建制派議員石禮謙和其他建制派同僚進入會議室開會,范、朱等人甚至以飛撲在保護石禮謙的議員身上及凌空試圖搶走石禮謙的咪等等粗暴和危險的行為,令石禮謙不能正常主持會議。當日早上一幕一幕的亂象,坐在會議室主席的郭榮鏗和涂謹申目睹全程,但兩位律師做了甚麼?說了甚麼?

  從電視台原汁原味的直播片段,我們不見郭榮鏗做了甚麼,也聽不見他說了甚麼。至於涂謹申,在石禮謙進入會議室後的廿多分鐘內,他不斷重複說請保安同事邀請記者離開會議室,但只在開始時說了請大家保持秩序,否則無法開會,也只說一句,請大家小心,不希望有人受傷。兩人有咪,但沒有大聲勸喻、喝止范國威、朱凱廸等人的危險圍堵行為,只是坐在座位上做旁觀者,建制派議員麥美娟說,只是見兩人坐在位上「觀戰」和冷笑。

  郭、涂兩人在這一個涉嫌犯案現場,有角色還是沒有角色?他倆不勸喻、喝止范、朱等人收手,是因為他們深知自己不是合法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所以繑埋雙手,坐視不理?但若他們深信自己是合法主席和副主席,他們不對攪事者作出警告,那代表甚麼?是他們樂見范、朱等人阻擋石禮謙等議員正式開會?

  若果是的話,他們又會否是同謀?若不是同謀,他們是甚麼身份?對事件採取的又是甚麼立場?

  郭榮鏗和涂謹申在一號會議室,目睹有涉嫌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涉嫌有人涉及普通襲擊罪,涉嫌有人違反立法會議事規則等等事件發生,但他們的反應有如若無其事,坐視不理,是反映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涉嫌違法和違規的事正在發生?還是他們根本與范、朱等人都是策劃、進行圍堵建制派議員同一夥人?答案若是前者,他們不配做律師。若是後者,他們又有沒有知法犯法之嫌?上周六的亂象,傳媒的焦點都在范國威、朱凱廸身上,郭榮鏗和涂謹申也許以為因此他們可以避過公眾的監察,但有片有真相,他們在事件的角色如何,不會不了了之。

  不過,市民也許要問一個更重要、更逼切的問題,法律界選出郭榮鏗作為他們的立法會代表,今天知悉郭榮鏗在這個立法會會議無視法律,口口聲聲捍衞法治為核心價值的香港法律界,還相信郭榮鏗仍然可以代表香港法律界而不令法律界蒙羞?郭榮鏗還能當代表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