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涂謹申變成「香港瓜伊多」

  委內瑞拉總統鬧雙胞,議長瓜伊多在支持者力捧下,自封為總統。在香港,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也鬧雙胞,泛民涂謹申議員在支持者力撐下,也自稱為委員會一哥,自覺當了主席,甚至以主席名義發放立法會文件,涂謹申是否做了香港瓜伊多?

  涂謹申自信當了委員會主席之後,發文件、發電郵,以主席之名召集開會,到了立法會會議室,在沒有立法會秘書處人員、法律顧問的出席下,一眾議員帶了私家擴音器,用大聲公開會,情景有如真的一樣,如果這樣自立門戶開會真的行得通,同時會議是有法律地位的話,是否意味將來泛民議員對任何他們與建制派議員投票取向不同的議案、政策決定、撥款申請,都可以按隨己意,自立門戶,自選主席,自己圍威喂召開會議,自成一格地投票通過自己希望見到的議決結果?如果建制派議員也學他們一樣自立門戶,自設議案自己投票,是否也可以當作真的?

  過去幾天的立法會亂象,不是搞笑,因為香港議會淪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香港人實在笑不出。涂謹申等泛民議員的所作所為,能夠得到大部份市民的認同嗎?應該是知法者,並且是立法者,而將所有法律規範拋諸腦後,為的便是要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不容《逃犯條例》修訂法案通過,以政治凌駕法律,是不折不扣地摧殘議會制度,踐踏法治精神。

  泛民議員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態去阻擋《逃犯條例》草案的二讀、三讀,背後有甚麼真正的原因,市民相信都難以知道。現在看來,議員繼續玩程序拉布,修訂條例在暑假休會前能夠二讀和三讀表決的機會愈來愈小,也許對泛民而言,令條例不能在暑假前被討論和表決,便已經大功告成,可以向支持者交代。

  然而,我們要問這條條例的爭議到底社會上有幾大的和應?

  二○○三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有超過五十萬人上街反對,今天的《逃犯條例》真正有幾多人反對?有幾多普羅市民支持泛民阻擋議案被討論和表決?社會上,除了大家目睹議會亂象後感到不堪入目和煩厭之外,有幾多人積極、主動地去立法會聲援搞局的泛民議員?如果社會主流根本不太關心這件事,泛民議員到底是要向哪些支持者交代?

  委內瑞拉總統鬧雙胞,為該國內部帶來幾大的動盪和危機?香港政黨也來玩雙胞的危險遊戲,目的何在?除了要令《逃犯條例》不能表決之外,到底還有沒有其他未為人知的動機和目的?香港市民用手中一票選出立法會七十個議員,是否應有知情權?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