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香港為泛民付出代價

  特區政府在今年二月中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至今已超過三個月,期間高調兼大力反對修訂的有泛民陣營議員和政黨,也有商界,包括立法會內建制陣營的政黨公開反對修訂。有關修訂建議提出後,支持的聲音不算很多,有些人覺得有點異乎常態,事情的發展,箇中的起伏,有點耐人尋味。於是有人問,修訂條例到底是特區政府主動出擊、還是特區政府是「接旨」做事?事實是甚麼呢?

  回看過去三個月,初期負責港澳事務官員以至京官,沒有怎麼為事件開腔,但自一個月前開始,外交部、港澳辦和中聯辦官員開始相繼開腔撐修訂建議,事情至上周五更進一步升溫,中聯辦在香港召集所有在港人大、政協及省級政協常委,共二百多人到中聯辦開會,其實是只有聽,無得講的單向講話。由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和幾位副主任,講述中央對特區政府修訂條例的看法。王志民講清楚,要將逃犯條例爭議放在國際環境來考慮,是大國的博弈,這是一場決戰,而且是一定要贏的決戰。王志民見各委員的講話,是要一錘定音,說明硬任務條例一定要通過!

  北京沒有從一開始便力撐《逃犯條例》的修訂,至上周透過王志民發出「指導」思想,一定要條例通過,當中發生了甚麼事?這種公開的硬任務,從未在過去出現過,重要如政改方案,《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也未有出現過一錘定音。要香港一定通過條例的發言,背後的原因,其實不難理解,因為王志民的發言已點了睛,他說條例的修訂爭議已成為中美兩大國博弈的一個元素,北京不能不理。北京在姿態上的改變,從低調至轉為高調,並走到政治大舞台上演說論述立場和觀點,相信是看見了這一條條例的修訂討論和過程,已經觸動了香港的內部管治,也觸動了中國的外交界線,因此高調介入修訂條例的爭議,是必須要走的一步。

  北京立場轉高調,當中發生了甚麼事?大家回顧一下過去三個月的新聞,可見端倪。首先,修訂建議公佈後,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率先公開表態質疑修訂,之後立法會幾名泛民議員,包括民主黨的涂謹申和本土派朱凱廸和陳志全,又去了台灣就修訂與民進黨立委和陸委會見面講條例。再之後立法會內公民黨議員郭榮鏗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等又跑到美國去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及副總統彭斯會面講修訂條例。至上周,涂謹申再出動,與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到華府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眾議院院長佩洛西解釋條例。這些泛民陣營議員,際此中美交戰的敏感時刻,多次見美方官員和與美方關係密切的台灣官員,解釋條例細節和聽他們的意見,高調兼而頻繁,這種舉動,能不令北京憂慮,將事件定性?

  香港人不想北京干預香港,但有些泛民政黨卻公然公開邀請美國干預香港內政,這是甚麼道理?這種做法,只有一個結果,只會令北京更加高度戒備美國如何介入香港事務,作出應對。在這一場博弈之中,泛民議員的做法,是把香港拖入中美交戰的漩渦之中,香港為此付出了代價,這些人是愚蠢,還是別有所圖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