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郭榮鏗涂謹申有沒有出賣香港?

  香港就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建議引發的政治危機,不斷升級,多國政府包括歐盟各國質疑港府修例,歐盟甚至向特區政府發出外交照會正式抗議。上星期又傳出德國在一年前已給予被控煽惑旺角暴動等罪的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和成員李東昇「政治難民」資格,各國「聯軍」針對香港,走得最前的是美國、德國,以至英國,這些動作的背後,有沒有潛藏的考慮?

  美國和德國反修訂走得最前,與香港有人大力和應有關嗎?也許我們先看一看過去幾個月發生了甚麼事情?

  修訂建議在今年二月中由特區政府提出,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率先公開表態質疑修訂。在三月底,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圖左二)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便到了美國訪問,分別與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及副總統彭斯會面。到了今個月十二日,郭榮鏗和陳方安生又出發去德國,獲德國外交部國務秘書接見,並與德國國會、總統辦公室及德國總理府的代表會面。在兩人訪德後不及一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聯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率團訪問美國,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會面,涂謹申更是在香港就修訂鬧得一團糟的時間,抽身到美國見人家的國務卿。

  上述這一連串的會面,難道是偶然的嗎?在中美貿易戰危機不斷升級之際,美國的副總統和國務卿,以至議會議長何解有咁得閒抽空見香港特區的立法會議員和前議員,去討論香港一條本地法例?真的是香港人權自由大過天?

  至於郭榮鏗和陳方安生的德國之旅的時間性也何其特別,他倆訪德之後,黃台仰、李東昇這兩個匿藏德國有一年之久的逃犯,忽然引爆出台,公諸全世界他們獲得了德國庇護成為政治難民,這是偶然的嗎?郭、陳兩人訪德之時,有見過黃台仰和李東昇嗎?如果有的話,他們又討論了甚麼話題?

  郭榮鏗和涂謹申都是現屆立法會議員,領取的俸祿是公帑,他們到國外游說外國政府關注《逃犯條例》,是否他們出力反對香港的修訂,叫他們警告特區政府會制裁香港?涂謹申見完蓬佩奧後回港,說聽到美國官員說他們視修訂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甚至說美國有先例可制裁特區官員,包括拒絕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進入美國,或凍結全球財產。我們想問,這是涂謹申的揣測?是他向美國政府獻計?還是美國官員叫他們傳話,讓他去警告特區政府?涂謹申和郭榮鏗可能會說,他們訪美也游說美方維持香港獨立關稅地位,但如果他們的游說,十句話中有九句是大力指出修訂條例如何影響美國國家安全,在港美國人的利益的話,美方官員難道不會因此向香港開刀?

  涂謹申和郭榮鏗訪美訪德回港後,沒有詳細交代他們的游說細節,他們向美德官員說了些甚麼,香港人都被蒙在鼓裏,在此基礎下,香港市民如何可以評估他們有沒有違反他們在立法會的誓詞?他們宣誓稱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他們在見彭斯和蓬佩奧和其他美德官員時,到底說了些甚麼,是維護美、德兩國利益,還是香港的利益?他們的一系列會面,有會議記錄嗎?他們會公開會議記錄,並詳細向香港人交代嗎?

  際此中美交鋒打得你死我活之際,涂謹申、郭榮鏗把香港捲入了中美貿易戰的漩渦之中,是置香港利益於不顧,為美國提供了彈藥去攻擊香港,介入香港事務,令香港陷入經濟危機。他們撫心自問,會否問自己有沒有出賣香港?

  香港人有權知道涂、郭兩人有沒有出賣香港,他倆必須詳細向香港市民交代,他們與美國和德國官員見面和談話的細節,讓香港人清清楚楚知道他們到底是為香港說話,還是替人家辦事,招惹美德政府介入香港事務?若他們不敢交代,說明了甚麼?

  昨天,涂謹申向特首發出挑戰進行電視辯論,也許他以為自己是當年挑戰時任特首曾蔭權的公民黨黨魁余若薇,盡領風騷。但當香港人還未弄清楚他有沒有出賣香港,有沒有貫徹立法會議員誓言效忠香港之前,他談何要與特首辯論?今天,我們要知道的是,他和郭榮鏗有沒有出賣香港!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