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法官也不安」很吸睛

  路透社昨日報道,有三名香港資深法官及十二位從事商業和刑事的律師,表達對《逃犯條例》修訂建議的憂慮,因為修例後,首次允許在香港被捕的逃犯被送往中國內地審判,法官會與北京衝突。「法官也不安」這類標題很吸睛,但法官們事實說了甚麼呢?

  看這篇外電報道原文,標題是「香港法官見到修訂建議有風險」。報道提及「修例標示了香港法律制度面臨其中一次最嚴峻的挑戰,並愈來愈令商界、政界和外交界困擾」。報道又引述該批法官和律師說:「香港是奉行以英國普通法為基礎的制度,引渡是基於接受公平審判和人道懲罰的假定,但由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法制並不具備這種核心的信任。」這兩段話,綜合了據稱是三位法官的意見,是被綜合了的,還是原汁原味,字字認同呢?為何要把法官與十二位律師的意見寫成?那麼兩段話之中,三位法官和律師的意見,綜合起來,而不是獨立處理?這兩段話,到底哪一句是法官們的意見,哪一句是那十二位律師的意見呢?

   報道中,明確獨立引述的法官意見,是一名據稱因怕事件敏感,而不願意具名發言的資深法官說的話。他表示:「修例忽視了這種信任的重要性,在內地來說,它根本就不存在,我們當中許多人認為這是不可行,我們深受困擾。」報道同時引述一些也是不具名的法官的說話,報道說法官認為:「中國與香港的關係愈來愈密切,然而引渡聆訊的範圍有限,這令他們沒有太多斡旋空間。法官擔心,一旦試圖阻止備受矚目的疑犯送走,他們將面臨來自北京的批評和政治壓力。反之,他們如果批准具爭議的引渡請求,香港的批評者或會指責法官是為北京行事,因而貶低香港司法獨立。」

  上述兩段法官的說話,第二段真的要令人關注。如果報道不是明確引述是法官說的話,大家可能以為是政客說的。香港的法官們,不是從來都說自己是以法律,也只有是依據法律去審訊和判案的,但上述這些表達對《逃犯條例》修訂有憂慮的法官,講的考慮不是法律觀點,而是政治壓力。如果這些法官真的有說這些話,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做香港的法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否應該要澄清一下,香港的司法機關是否有存在這種政治凌駕法律的思維?同時,他又是否同意這些不具名發表意見的法官觀點?他能否以正視聽?

  法官也不安,非常吸睛,如果《逃犯條例》的確有令法庭感到憂慮的條文,司法機構應該代表所有法官向特首表達憂慮,任由個別法官躲在不記名的身份下講個人意見,有如無掩雞籠,成何體統!香港司法機關贏得市民的尊重,是不參與政治,不受政治干擾去履行職責,若法官們不能捍衞這個基本原則,香港的司法獨立便真的是岌岌可危!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