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政治人質黃台仰

  在「六四」三十周年的當天,棄保潛逃的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及李東昇首度公開露面,在柏林出席「六四」座談會,解釋兩人棄保潛逃的原因。黃台仰說潛逃是因為不認為會有公平審訊,又說若所有人都坐監,不會有人向國際講述香港情況。這麼牽強的理由也說得出,有沒有愧對在獄中的梁天琦和其他曾經同行的戰友?

  黃台仰的說話,有沒有合理的基礎?他說政府用《公安條例》控告他們,而《公安條例》是被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前港督彭定康批評的法例,所以他們認為既然不能有公平審訊,離開香港是合理的。原來在他眼中,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彭定康可以凌駕香港的法律、香港的法院,兩者對《公安條例》的批評,便是他們掩飾自己涉犯嚴重罪行最堅實的武器,是將他們棄保潛逃合理化的最有力證據。

  士別三日,黃台仰由一個無知的暴徒,搖身成為一個滿口歪論的逃犯,我們不知他的轉變從何而起,我們問:他的轉變是為求存,是為能夠得到德國永久的庇護,所以願意把歪論都說得理直氣壯嗎?

  黃台仰的改變,不但在其歪論,也見於他對舊日戰友的無情和冷漠。香港記者問他會否覺得愧對支持者,他說:「愧對佢哋?點解愧對佢哋呢?如果我日日喺度愁眉苦臉,喊苦喊忽,喺度諗吓愧對咗佢哋,我覺得反而係咁浪費咗佢哋嘅犧牲,我諗嘅係點樣令到佢哋嘅犧牲變得更加有價值。」他說開始時的計劃是由梁天琦離開會更好,因為梁天琦的國際知名度較高,但之後梁天琦改變了想法,決定留在香港受審。他說這是梁自己的決定,至於梁天琦為何有此改變,他說待梁出獄後,記者可以問梁。

  也許,黃台仰現在最關心的是自己如何可以繼續自由自在地生活,梁天琦不走是個人的選擇,他自己毋須感到歉疚。他這些話,也許是對的,一人做事一人當,他和梁天琦各不相欠。然而,他今天以政治難民身份,高調出鏡,批評香港,同時又過着似乎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到底是幫自己,還是其他人?他到底可以為梁天琦等戰友帶來甚麼價值?這是否空談?是否只不過是一些藉口去掩飾自己要棄保潛逃的懦夫行為?

  從一年前消聲匿跡,隱姓埋名,到今天跑出來做一個國際政治人,黃台仰經歷的是一場甚麼樣的洗禮?在美國、德國和歐盟等國借《逃犯條例》修訂去圍堵中國之時,黃台仰所有的逃犯論和人權論,是發自內心,還是把人家寫出來的反華劇本,盡情演繹出來?從無聲變有聲,黃台仰到底是政治難民?還是一個國際政治人質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