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一場有組織的暴亂

  六月九日星期天,數以十萬計的香港市民上街,表達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建議,遊行和平有序,展現了香港人文明的素質。然而,在周一凌晨在立法會爆發的暴力衝擊,完全沒有文明的面貌,數以百計的蒙面示威者以鐵馬、鐵枝及消防鐵欄襲擊警務人員,並試圖佔領龍和道,這種抗爭已經不是日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意表達。至昨天,情況更嚇人,佔據金鐘的示威者並非一般鬆散的無組織行動,背後的專業部署顯而易見。

  昨天一早,金鐘接近夏愨道、金鐘道、龍和道被擠得水洩不通,一群一群的年輕人,穿着黑T恤、戴口罩和頭盔,穿梭於這些路面上。在金鐘港鐵站內,平日少人問津的單程車票站,滿佈排隊買單程票的市民,當中大部份是年輕人,在海富中心的地下,有專人派發口罩給經過的人。除了這些小節,更重要的是在金鐘一帶現場,有無數的石磚、鐵馬、鐵枝堆積在路面上,這種種情節告訴我們,這不是一場沒有組織的行動!

  如果抗爭是「和、理、非」的,為何要戴口罩蒙面?為何要戴頭盔?是怕若會被捕時,可以掩藏身份?為何要買港鐵單程票,絕大部份香港人,尤其是學生都有儲值票,買單程票是否也是要掩飾曾經在昨天哪一個時段出入金鐘一帶,以掩藏身份?獲派口罩,識得要戴口罩,懂得不要用自己的儲值票,是否都是有人教路?教路的人又是誰?這些人有沒有告訴被鼓動到金鐘的年輕人,只要掩藏了身份,縱使被警方帶走,被警方拘捕,都會因警方不能十足辨認身份而不需負上刑責?昨日在金鐘一帶出現的不少年輕人,完全不似示威常客,他們有沒有被人誤導而跑到金鐘去加入抗爭的行列?他們明白後果嗎?

  利用年輕人的純真和熱情去為暴徒做人肉後盾的人最可恥。這些人躲在年輕人的背後操盤,以達亂港的目的,絕非為正義,也非為公益。有磚頭、有鐵馬、有鐵枝是為流血抗爭作好部署,這些人歹毒的心腸,是要害香港而非幫香港。香港人要認清這種所為,不要被蒙蔽!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