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反「送中」其實是「反中」

  六月天,六月第三個星期天,再有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上街,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有別於第一次周日遊行的晚上,也有別於上周三當日的暴力衝擊,剛過去的周日遊行,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進行,是香港人再一次展示了文明地表達群眾力量的示範。對此,無論是北京或特區政府,都需要正視。

  與其說遊行者表達的是對修訂條例的不滿,不如說連續兩周的大遊行,是上街者恐懼憂慮與懷疑的情緒的集體爆發。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快要二十二年,但不少人仍然恐懼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管治,憂慮《基本法》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會褪色,也懷疑現屆特區政府能夠護港的能力和願意護港的誠意。

  香港絕大部份的人口都是土生土長。香港經過一百五十多年的英殖民地統治,在西方的政經制度、文化氛圍下長大的香港人,大部份對中國政治對內地制度,以及對內地的同胞,沒有深刻的認識,沒有由衷的認同,也沒有血濃於水的情感。當《逃犯條例》修訂建議被放到大家的眼前時,大家只會看到一個香港人如何被帶到中國內地,接受大家深信是不公正的法院審訊,恐共、排共,以至反共的心情在一瞬間爆發,大家有沒有看過條例草案,知不知道修例的理念等等,已經不重要,因為這是一條「送中」的條例,大家不想被「送中」,便要反「送中」。

  反「送中」的情緒淹蓋香港每一個角落,結果便是遊行大軍連續兩個周日包圍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反「送中」其實是「反中」,為甚麼不要「送中」,因為大家對今日富強的中國,仍然未能認同,尤其是年輕一代,對中國沒有丁點血濃於水的感情,他們要堅持的便是中國與香港之間,必須要有防火牆,河水井水就是要互不侵犯。這是香港回歸中國後,兩地之間最深層次的矛盾。中國看香港是一國之下的一個特區,但不少香港人看中國是兩制之下的一個鄰居!這個落差何其大,也解釋了為何反「送中」的運動有這麼大的動員力。一呼萬應,因為其實很多人心底裏基本是「反中」!

  二〇〇三年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大遊行,為中港矛盾切割了一個大傷口。十六年後的今天,連續兩周的大遊行是在這個久未復元的傷口上,再撒兩把鹽,是刺心刺骨的傷,如何撫平、能否撫平,是香港當前一個最大的挑戰。

  今天,香港才是真真正正的站在回歸的十字路口上。人心若堅決切割,在大國政治下,香港只有走向衰敗的前路。如果有香港人以為中國對港政策還會抱着沒有香港便走不出國際的幻想,是徹底的誤判。然而,若主流香港社會不認同絕對切割之路,大家要問:如何才可以回歸復和的正軌?如何去消除恐懼、憂慮和懷疑,才是香港當前社會需要正視和處理的問題。

  《逃犯條例》修訂不過是當前困局的一個引子,大部份港人揮之不去的恐共和排共的心結,才是真正的問題核心,才是真正困擾中港關係可以正常發展的一座大山。如何走出困局?能否走出困局?誰有答案?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