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林鄭失誤 警隊承擔?

  特區政府在推出《逃犯條例》修訂,搞出的連番失誤和政治錯判後,到今天承擔最大壓力的不是以特首林鄭月娥為首的政治問責官員,而是執法的警務人員。部份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以達到包圍立法會、打擊特區政府的目的。到了上周五,更加瘋顛至包圍警察總部十多小時,將所有壓力傾瀉於警隊身上,但林鄭月娥和問責官員都可以置身事外,有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

  因《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管治危機,本應是政治事件一宗,但政治失誤,引起民憤,而且是一而再的錯誤,牽動一浪接一浪的公憤,連續兩星期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上街反對政府,結果林鄭月娥在上周二終於出面在鏡頭前向市民道歉,其他司局長也相繼道歉。道歉過後,泛民議員放生特首,不再叫她下台,但卻把矛頭指向警隊,引發上周五包圍警總的歷史性場面。數以萬計的示威者包圍警總,遮閉和拆警總周圍的閉路電視,把警總出入口架起鐵馬封鎖,形同禁錮警總內的警務人員,還向警員和警總建築物擲臭蛋、罵粗口,做盡所有辱警的事,相信這也是香港開埠以來的第一次。

  警總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十六小時,終於在周六凌晨二時多,包圍的示威者才陸續散去。當天一整天,警總被包圍,道路被佔領,還有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和金鐘政府合署也被包圍,但特首和她的問責官員,影兒也不見一個,只有警務人員在示威者的紅外線閃光下和叫囂聲中,繼續站在崗位上默默執勤。

  搞出一個大頭佛的是問責官員,但是飽受凌辱和攻擊的是警務人員。特首在這一場風浪中,一句話也沒說過,至少直至昨天,我們在公眾層面沒有聽到她說一句關於包圍警總的話。剛過去的周日,各司局長發動的網誌攻勢,人人講近日社會發生的事,努力說要與市民溝通,要了解市民的想法和感受。五篇網誌,絕口不提警隊,警總「6‧21」那一天面對被示威者衝擊的事,恍如沒有發生過。沒有人去問一問警務人員的感受,這是甚麼一回事?由特首以至各司局長,是否要與警隊劃清界線?撐警隊是否代表會惹禍上身,不講為妙?警隊是否仍然是特首的部下?還是警隊已成政治問責團隊眼中的包袱,要把它定性為各不相干的孤兒仔?林鄭月娥能否在此清楚解說,她視警隊為何物?

  維護國家安全是國家領導層和官員的責任,維護地區安全是維護國家安全的一部份,也是地區首長不可推卸的責任。警總被示威者包圍,難道不是衝擊地區安全的明目張膽行為?示威者在過去幾星期的示威,衝擊行動,沒有包圍禮賓府,而去包圍警總,要拉下香港部隊的歪心,難道不是一清二楚?警隊被拉倒,香港也會倒下,還有甚麼地區安全可言?

  特首若以為示威者不包圍禮賓府,她便可以安坐家中,置身事外,這是大錯特錯的想法,地區安全的責任,是牢牢地緊扣在她身上,她與警隊切割不了,雙方是分不開的共同體。對香港人而言,換個特首不是新鮮事,但香港的警隊並沒有替代品。特首若不覺得問責團隊與警隊是同坐一條船,是一個更嚴重的錯判,因為警隊若被拉倒,她的命運也會相同!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