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法治被「凌遲」大狀在哪裏?

  二〇一九年的「七‧一」,香港經歷了一個驚心動魄的回歸日!立法會大樓被蹂躪,暴徒肆無忌憚地去摧殘立法會的心臟,視法治如無物。香港人看着這一幕一幕的暴力衝擊場面,感到痛心,但一直以領導捍衞香港法治的大律師們,對暴力以緘默回應。香港法治被「送終」,這些人在哪裏?

  為「反送中」、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法律界大搞黑衣遊行。在六月六日,據報道說有逾二千人在各知名大狀和香港法律界領袖的帶領下,由終審法院出發,遊行到政府總部外抗議。走在遊行隊伍最前方的有立法會法律界代表和公民黨黨員郭榮鏗、公民黨前主席及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陳景生、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以及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等等。他們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郭榮鏗當日說,特首林鄭月娥一手將香港法治「送終」。當日他們義憤填膺,擔心法治會因修例而被「送終」。然而,七月一日,當法治被無情踐踏,走上被「送終」的末路時,他們均鴉雀無聲。當千千萬萬示威者圍堵立法會大樓連環衝擊時,身為立法會議員的郭榮鏗,請問你在哪裏?

  也許大狀們會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表態了,因為現任主席戴啟思在當晚已經對傳媒說衝擊立法會明顯錯誤及違法。律師會也發表聲明譴責施暴者公然藐視法律,侮辱法治。法律界兩大公會都表態了,他們是否認為這就代表了他們已經發聲,不需再發言?這種思路是否有違他們一貫的作風?為了一條他們認為會斷送法治的條例,他們會振臂一呼,號召千人上街。但當一批赤裸裸地去凌遲法治的暴徒,在「七‧一」真人實時演繹如何將香港法治「送終」時,他們無影無蹤,捍衞法治,到底是否不過是一個他們根本認識不深、隨口而噏的口號?

  「七‧一」郭榮鏗和大狀們失蹤,但郭榮鏗所屬的公民黨,一個以資深大狀作為骨幹成員的泛民政黨,在「七‧一」那一夜,發表了這麼一個聲明:「由市民的不滿、年輕人的絕望所引發的嚴重衝突事件,責任皆在於林鄭政府閉目塞聽、麻木不仁,將香港社會推至前所未見的社會危機。」這份聲明,隻字不提立法會正在上演的暴力衝擊行為,將之稱為「嚴重衝突事件」,我們問到底誰更加「麻木不仁」?誠如港大法律學者、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所言,公民黨「竟然可以縱容暴力和明顯犯法行為,視法治為無物,這是法律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

  姑息美化暴徒,所為何事?是他們選舉時的年輕選民選票?是存心讓香港陷入亂局、愈亂愈好?還是他們奉行的不過是選擇性法治?這些偽善的法律人,還有資格站在道德高地上講法治?

  穿上法治的外袍,這一群口講法治,但卻甘願拱手將香港法治「送終」的偽善之徒,巧言令色地去迷惑下一代,歷史會記着你們今天的所作所為,香港法治被凌遲,必有你們的手印!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