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狀不敢譴責暴力

  香港大律師公會終於在七月五日發表了一份聲明,就上星期一部份暴力抗爭者在「七一」佔領立法會的行動表達立場。這份八百多字的聲明,大部份篇幅重複講要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六月十二日一些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的事。也要調查「七一」的事宜,但整篇聲明,絕口不提「暴力」,迴避「暴力」,是這一場運動根本是他們一眾大狀認可的嗎?還是有其他原因呢?

  聲明第一段便說:「有示威者於七月一日闖入立法會綜合大樓一事,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及討論。大律師公會毋須提醒公眾守法及保持社會秩序的重要性。就當天在立法會內外發生的事宜,個別人士已干犯了不同的刑事罪行。守法當然是法治一重要元素。而我們的社會,包括數以百萬計於過去數星期和平遊行的人士,均十分珍視及熱誠地捍衞我們的法治。」

  聲明第二段說:「除了守法以外,法治當然亦包含其他同樣重要的元素,包括對人權及公民權利的尊重、公開及問責的行政機關、在三權分立原則下有效的相互制約與平衡,以及獨立的司法機構。這些元素也是缺一不可。社會的不同界別,尤其是掌有公權力的政府,均有責任去堅守這些基本價值及制度,因為它們正是令香港特別行政區獨一無二的基石。」

  作為本應是守護法治的法律人,大律師公會的各大狀,在面對全香港市民親眼在電視鏡頭前看到的種種暴力佔領,暴力刑毁的場面,而選擇用輕描淡寫的說法,「立法會內外發生的事宜」去形容當天的暴行,是怕甚麼?為甚麼不敢說清楚那「內外發生的事宜」是甚麼事?作為法治的守護者,為甚麼「毋須提醒公眾守法及保持社會秩序的重要性」?是大狀們覺得這是多餘的嗎?說到法治的元素,原來大狀們說「守法」只是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其他的重要元素還有尊重人權、公民權利、問責的行政機關,和三權分立。普通香港人不是大狀,但人人皆知守法是必要的,但今天這些資深大狀是否告訴我們,其實守法並非是必要的,因為還要考慮有沒有人權、政府是否問責等等?一直奉公守法的市民聽到他們這樣說,是否很混亂?這樣說是否代表要尊重人權、公民權利,便可以不守法?若行政機關不問責,市民也可以不守法?

  根據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法治教育的教材所說,法治精神「是人們如何看法律在社會要達到的終極目的,也是人們願意遵守法律的原因。」教材也說,法治有四個層次:(1) 有法可依:「這是法治的基礎。在人們生活的重要範疇都有法律規範,且這些法律條文能符合一些基本原則。」(2)有法必依:「在這層次的法治,法律能維持社會秩序,公民普遍都願意遵守法律,以及人們之間的紛爭能依法律程序以和平的方法解決。」(3)以法限權:「這層次對法治的目的,與第二層次相近,也是希望官員們有法必依,但有法必依缺乏有效的限權機制,故必須在執政者以外,由法律建立一系列的外在限權機制,包括由獨立的司法機構去制約行政權力,以使權力受到有效及充份的限制,防止權力被濫用。(4)以法達義:「有別於其餘三個層次的法治,此層次對法律本身的內容有實質的要求。保障不同的基本權利可視為實踐公義。」

  今天大律師公會講的是甚麼法治?是尊重人權、公民權可以凌駕法律嗎?法治的第四層次是講「以法達義」,不是「違法達義」。今天暴力抗爭者做盡違法的事,以爭取他們心目中的公義,是否已違背法治中「以法達義」的精神?為甚麼大狀們不敢譴責暴力?他們還有捍衞法治嗎?大狀們心目中的法治,是否已溝了雜質?能夠說清楚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