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狀是否針對警隊?

  「在《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保障言論、集會、遊行和示威自由的權利的同時,部份示威者公然藐視法律,以武力闖入立法會大樓,對他們造成身體傷害,並進行嚴重的刑事毀壞,是對法律的侮辱。」這一段話是誰說的?

  這一段話不是平日站在法律最前線、經常開腔要捍衞法治的香港大律師公會說的,大狀不說,但一向比大律師公會低調的香港律師會,在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後的第二天,在七月二日即時發出聲明,就「七月一日暴力包圍立法會襲擊警員並破壞公物的行為」說了上述那一段話。聲明還說:「近日的和平遊行印證了合法行使上述法律的權利,此與需要及應受制裁及約束的非法行為有顯著界線。面對非法行為時,警方應該採取適當行動防止刑事暴力行為,確保法律得以遵守,並維持秩序以保護生命和財產。」

  律師會就「七‧一」暴力佔領立法會事件作出上述兩大段回應發言,若與大律師公會遲至七月五日才發出的聲明比較,那一個律師會的回應更貼地、更有捍衞法治之心,市民應該可以自我判斷。大狀公會發出的聲明隻字不提暴力衝擊,只說「立法會內外發生的事宜」,是一份何等蒼白無力、搔不着癢處的聲明。平日正義上身的大狀們不敢講暴力,何解?是非不敢說,而是實不想說,因為若說示威者暴力,他們還能大聲要求調查警隊?

  大狀公會在六月十二日示威者首次衝擊立法會,用磚、用鐵枝、用鐵馬襲擊執勤的警務人員,警隊使用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驅散人群時,在六月十三日便發出聲明說,就政府總部範圍及金鐘一帶發生的衝突,「公會強烈譴責任何一方的暴力行為。」聲明又說:「公會嚴重關注有影片顯示警方向示威人士及前線記者作出罔顧他們安全的行為,包括在示威人士似乎沒有對警方或公眾造成威脅下向一些手無寸鐵的示威人士甚至一些顯然是記者的在場人士使用非必要的武力,顯示警方似乎已遠超其行使維持公共秩序的合法權力。」

  很多香港市民都看過「六‧一二」和「七‧一」衝擊立法會的實況影片,但大狀公會竟然在他們「六‧一三」聲明說警方「向一些手無寸鐵的示威人士……使用非必要的武力。」這與事實相符嗎?示威者擲磚、推鐵馬的驚心動魄片段大家都看到了,大狀們為何視而不見?到了七月五日,他們就「七‧一」暴力事件發出的聲明,不講暴力,也完全沒有譴責施暴者的行為,大家問市民,哪一天的暴力更暴力?為何大狀們「六‧一三」聲明「強烈譴責任何一方的暴力行為」,但「七‧一」卻不譴責?是因為警方在當天沒有暴力行為,更譴責便只能針對示威者,不可以鬧警察?這種取態是否反映大狀公會毫不中立,只會向示威者傾斜?他們在這一場運動所扮演的角色,還有公信力?他們還能在道德高地上對法治說三道四嗎?

  大狀們有沒有針對警隊,他們過去一個月發出的聲明是最有力的說明,大家對他們是否中立,不必再有幻想!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