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香港人還能沉默嗎?

  暴力欺凌真係唔關我事?我唔去遊行、唔去示威、唔去衝擊,遠離衝擊現場,咁涉及警務人員和示威者之間的爭執、謾罵、肢體衝撞、語言暴力,全部都唔關我事。真的嗎?

  過去一個多月,香港人目睹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人數眾多的遊行,一般都是和平進行,遊行完畢,大家便和平散去。但有一部份人,心中沒有「和、理、非」,他們準備鐵枝,掘出磚頭,收集鐵馬,還有不明來歷的粉末,帶有腐蝕性的液體,集結在示威現場。常識告訴我們,這些人並不是去表達意見,他們是要去與負責社會秩序和執法的警務人員對壘。

  暴力示威者在「六.一二」包圍立法會,以磚頭、鐵枝、鐵馬做武器,之後兩度包圍警察總部,肆意毀壞警總的閉路電視,堵塞警總出入口,以言語和肢體衝撞、挑釁警務人員。到了「七.一」,更有人瘋狂蹂躪立法會大樓,至剛過去的周六和周日,在上水、沙田再暴力衝擊警務人員,甚至咬斷警員手指等,令人髮指,這些情節,不是表達意見,是以暴力挑戰警權,這些暴行,已經不能再用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作包裝,粉飾暴行,令暴行合理化和合法化。那些混進人群中扮調停的泛民議員,戴上是偽善的面具,是幫兇!香港人,我們真的認為這些做法是合理的、是可接受的?是不關我們事的嗎?

  也許有很多香港人是不認同暴力,但可能當中也有人有點疑惑警方是否要用武力,於是大家決定沉默,不表態,因為對這些沒完沒了的衝擊事件已經麻木了,也不想聽,不想見,因為實在太煩厭了。眼不見為乾淨,大家繼續如常生活便算了,但經歷了剛過去周日的衝擊,對警務人員施出的暴行,我們仍然繼續麻木?

  事實上,經歷過去一個多月的暴力抗爭事件,香港人應要明白我們的示威文化已經開始變質,有一群人從和平理性表達意見,轉為以攻擊性行為挑戰警權,而欺凌、用肢體和語言暴力對待警員是前奏。過去幾個星期,不少在社交媒體傳送的短片,我們見到的是年輕的男男女女,如何以粗言、肢體撞擊去挑釁警務人員。我們的下一代,每天接收這些短片和訊息,學到的是甚麼?是暴力鬥爭入門課!以暴力對待與自己意見不合的人,挑戰、違反法律,變得是如此理所當然,不譴責這些行為,不高聲喝止這些行為,猶如認同暴力,我們的社會還可以不變質?

  在「七.一」暴力佔領立法會前,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會想像到有些香港人竟然可以如此瘋狂,與二○一四年的佔領行動相比,今天香港的抗爭格式已經大躍進!二○○三年,全港和平大遊行。二○一四年的抗爭佔領堵路主體。然而,到二○一九年的夏天,暴力衝擊殺出了一條主線。我們的示威文化走向高度暴力化,難道我們還能視而不見?

  香港的沉默大多數,我們還應該繼續保持緘默,不對暴行大聲譴責,要求暴行止步?大家要想清楚,現在各個周末的暴力襲警行動,落地生根,若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我們還有安定的社會?還可以安居嗎?

  示威文化走向暴力化,與我們的未來息息相關,大家不能再緘默,不能讓香港這樣爛下去!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