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泛民變暴民陣營

  「民主派聲明,我哋不割席!」這個代表民主派的聲明,由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堅定地、鏗鏘有力地在電視鏡頭前說出,她說的是泛民不與暴力行為割席。二十三名泛民議員是否百分百支持毛孟靜「不割席」的承諾,他們可否逐一表態說明呢?

  「七‧一」部份示威者,包括不少年輕人示威者暴力佔領立法會,將立法會大樓摧殘得稀巴爛,毛孟靜代表民主派說不會與年輕人「割席」。事隔兩周,毛孟靜基調不變,當有記者問她目睹示威者用雨傘、鐵枝插警員時,她有何感覺、她是否繼續不會與暴力行為割席,她斬釘截鐵地回答說:「民主派再一次聲明,我哋不割席!」她續說:「任何嘅暴力畫面,冇人會喜歡睇到,但係噚晚我哋喺沙田新城市廣場睇到嘅嗰場困獸鬥,係全香港市民,係公道自在人心嘅,講完。」

  「七‧一五」泛民用「公道自在人心」、「困獸鬥」這些托辭去將嚴重暴力的行為合理化。「七‧一」,泛民就說香港的制度暴力比現實暴力更嚴重,暴力有理,所以泛民不割席。泛民二十三位議員有此立場,是與暴力同行,一步一步把香港本來安定的社會推入暴亂的深淵。雖然他們沒有向警務人員掟磚和鐵枝,但卻穿插於這些暴徒之間去阻擋警務人員執法,他們是否暴徒的幫兇?不與暴力行為割席,甘於與暴力同行,就是不折不扣的暴力議員,泛民陣營要改名了,是暴民陣營,是暴力泛民陣營,因為他們全線擁抱暴力,毫不含糊。然而,真正愛安定以及和平的香港人會問:他們搞暴民政治,還能代表香港人嗎?

  《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由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把火種燃起,兩位法律界中人站在最前線,揸大旗領軍抗爭,但到了六月九日全港大遊行後,他倆不是退居二線,而是退居到不知第幾線,要找到他們的身影也相當困難。在六月初到剛過去的周日,經常游走於暴力抗爭者之間的議員除了毛孟靜,還有民主黨的鄺俊宇、林卓廷、許智峯,公民黨的郭家麒、譚文豪、楊岳橋,還有其他泛民議員區諾軒、梁耀忠、陳志全、朱凱廸、范國威、張超雄等等。他們在明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以至今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都會參選吧。相信香港人都希望他們在政綱說清楚,他們是反對暴力,還是支持暴力?他們是支持香港作為一個安居、安定的城市,還是每周都要有暴力示威的暴力城市?由今天起,他們面對暴力處境的一言一行,我們都要記下來,選舉時候,我們都要他們一一清楚交代!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