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反暴力不分紅黃藍白黑

  上星期四,在港大的一個研討會上,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兼前立法會泛民議員召集人梁家傑,引述孫中山先生說:「有時候,暴力是解決問題嘅方法(Violence may sometimes be the solution to a problem)。」剛過去的周日晚上,我們見到兩幫人在港島和新界搞暴力對峙。今天,香港是否已經成為暴力城市,香港問題,暴力解決?意見不同,暴力解決?這是香港嗎?

  周日晚在西鐵元朗站的亂棍打人、甚至走入港鐵車廂打人的事件,簡直是無法無天,令人難以置信。打人者縱使手持「保衞元朗」、「保衞家園」的標語,亦絕對不能粉飾他們打人的暴行。有傳媒報道指,懷疑那批打人的白衣人是黑漢,但對市民來說,不管你是紅、黃、藍、白、黑,暴力打人便是違法,警方要拘捕涉案者,相關人士必須要被繩之於法,香港對暴力只有一個底線:零容忍!

  經歷元朗黑暗的一夜,昨天在元朗、屯門區內,情勢仍然緊張,有鄰近商場店舖提早關門,大家開始意識到我不與暴力同行,但暴力會找上門的可能性。問題的焦點,當然也是元朗事件。記者會上,傳媒問特首,在記者會的開場白,她先譴責西環的衝擊,才譴責元朗的襲擊,是否覺得塗污國徽比元朗市民人身安全更重要。這一條問題,把西環事件聚焦在污損國徽,而無視周日晚上,同樣有大批暴力示威者,甚至是更多的暴力示威者,在上環、中環一帶暴力衝擊警務人員,難道那些衝擊警隊的行動便不是暴力?不須理會?不應同時被譴責?

  泛民議員在昨午也開了一個記招,但他們只炮轟元朗市民被襲事件,而不是同樣地譴責在上環、西環的連串暴力衝擊警隊的抗爭。他們譴責暴力是否有選擇性的?施暴者是同路人,便隻字不提,施暴者若不是同路人,便大聲炮轟。我們問:選擇性反暴力,是堅決反暴力嗎?泛民不譴責襲警的暴力,便是繼續不與暴力割席,那麼泛民議員便無資格站在道德高地上講反暴力,真正反暴力,是不管你是黑衣人、白衣人,是黃營還是藍營,眼見暴力,便要齊聲譴責,喝止暴力,請泛民不要做雙面人!

  經歷過去個多月每周的暴力抗爭,暴力的種子正在香港的社區遍地開花。絕大部份香港人、真正愛港的香港人渴求的是一個安定的社會,一個與暴力絕緣的社會。我們只有一個要求,無論是政府或是政黨或是意見領袖,要清晰地與暴力割席,所有涉事的人都必定嚴正追究,拘捕之,控告之,務必將這些影響社會安寧的敗類,一一繩之於法!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