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炸爆999的二萬四千個Calls

  「七‧二一」元朗暴力打人襲擊之夜,有市民致電999報案不果,鬧爆警隊。警方在周二晚發出聲明,指當晚由十點半至凌晨一點半三個小時內,新界北999報案中心收到超過二萬四千個求助電話,是該報案中心每日(即二十四小時)平均收到的二千五百個求助電話的幾近十倍。元朗的那一夜,打999的個案數字大躍進,何解?

  元朗西鐵站那一夜事發的時序是甚麼?根據元朗鳳翔區區議員麥業成向傳媒披露的情況,是在當晚八時許,有大批白衣人在鳳攸北街公園聚集,他說打999報警,但電話未能接通。到了晚上十一時,有大批戴口罩、有持粗棍的白衣人開始追打穿着黑衣的年輕人,亦有人衝入西鐵站打人。另一位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說周日晚上八時,收到街坊投訴,指有人聚眾搞事,他有致電警方追問。他說由周日晚上七時半到十時半白衣人圍毆市民之前,他五度致電警方要求跟進,惟警方仍遲遲未到現場。除了兩位區議員,港鐵職員也有報警,港鐵的紀錄是當晚十時四十五分,發現車站有人爭執,並於十時四十七分,透過專線電話直接聯絡警方報警。

  上述資料顯示,白衣人襲擊黑衣人或市民,在晚上十時半之後,然而,在當晚卻有一個擁有逾二萬多個會員的社交媒體群組,在十時半之前發出貼文,呼籲成員幫手打999炸爆警察報案熱線。這個呼籲,與元朗出事的時間是否非常巧合?這個群組是「反送中」的一方,被白衣人襲擊的是「反送中」的一方,為甚麼「反送中」的一方反而會叫人炸爆999?炸爆999是令人不能成功報警求助?若要救人,若有心要救「反送中」的一方的黑衣人和普通市民,為何要叫人癱瘓999呢?還有一個問題是白衣人未毒打黑衣人前,為何群組成員會想到去炸爆999?是他們已預知稍後便有大事爆發嗎?難道群組成員已預知白衣人一定會棍打黑衣人和普通市民並造成嚴重武力衝突?這種事情、這種情況,普通市民真的是很難理解,邏輯何在呢?

  「七‧二一」炸爆999熱線會否重演,市民當然希望不會,但經歷了元朗那一夜的情況,警方有必要檢視系統,看看如何可以作出改進。999報案中心日常處理很多非示威相關的求助個案,若有人某時某刻有緊急求助需要,而適逢有炸爆999的情況發生,後果可能十分嚴重,警方是否還有其他供市民用的求助途徑?經過這一次炸爆999事件,警方務必要作出檢討,找出應變的方法和改善措施,並且盡速落實和及早通知市民。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