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香港回不到從前

  經歷了兩個多月的示威,暴力衝擊的洗禮,今天的香港再也回不到從前!

  從前?是那一個從前?是回歸後的那二十多年?是回歸前,飄揚着港英旗的那些年?無論是那一個從前,香港已經面目全非!

  從前,我說的是港英殖民地年代的那些年,特別是那十三年的過渡期。那時我們的前途篤定,在一九九七年英殖民政權會把香港交回中國,為這個政治現實,我們走上一段漫長的回歸路。那時,香港人還是抱著繼續努力,迎接未來;全力爭取,保持優勢的心態去走每一步,每一天。大家沒有怨天尤人,大家仍然在各自的崗位上,為自己,為家庭打拼,集合這些各家各戶的努力,我們都繼續為香港未來的繁榮穩定出了力,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沒有止步,我們繼續前進。

  香港回歸前的成功,有賴殖民政府確立的種種制度,但同樣重要,或許是更加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仍然守護我們這個家,我們仍然抱着希望和努力,讓香港保持優勢!

  另一個從前,我是說回歸後,過去這廿多年。香港人在中國主權下繼續生活,大家都希望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能夠成功落實,希望北京的領導層信守承諾,讓香港繼續繁榮穩定。回歸後的頭十年,香港與內地,保持良性互動,甚至在二○○三年香港面對沙士疫情席捲全城時,北京連番出招救港,我們穩定下來。

港獨發酵 議會生亂象

  香港在沙士之後,經濟再起飛,但社會上對落實普選的訴求聲音愈來愈大,到了近年,港獨之聲開始發酵,議會亂象頻生。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上,大家面對樓價癲升,寸土寸金,中產無樓不能安居,基層因為物價節節上升,生活也是捉襟見肘。地產商主導了我們的生活。一九九七年,英殖民地政府把主權交還中國共產黨,但治權實際是交給了地產黨。地產大亨支配了香港人過去廿多年的生活,樓價由回歸前五千元一呎,可以升到五萬元一呎,很多香港人活得透不過氣來。前幾天,我在一間小店聽到一個年輕人說,「經濟好有乜好,我都買唔到樓」,是一語道破不少今天上街年輕一代的心底話。政治上,焦土派要搞獨立摧毀香港。社會民生經濟上,無土無屋派也提出要香港攬炒,他們的道理是經濟不死,政府不會覺悟。

  九七前,我們積極爭取美好的生活。今天,我們消極攬炒等死,我們這樣走下去,結果就只有一個,焦頭爛額地經歷這場風暴,無法重生!

  事實上,有很多人還很天真。今天,他們還是深信中國無咗香港唔得,甚至有極度愚昧的年輕人接受外媒訪問時說請美國特朗普總統來打救香港。這種想法,反映了部份香港人那種香港好過中國的優越感。從前,當香港還是一個生氣勃勃的國際大都會時,這種優越感可能還站得住腳,但到了今天,當深圳在過去廿年不斷發展,不斷進步,香港有的面貌卻是政治爭拗不斷拖着經濟發展後腿,以及社會發展停滯不前的格局。深圳進,香港退,成績表就在眼前。在今年初,深圳的GDP已超越香港。本周日,國務院有公佈提出深圳要在六年之內成為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作為一個「先行示範區」。滿腦子內地無咗香港唔得的香港人,還可繼續沉醉在這種毫無基礎的優越感之中?還可以不醒過來嗎?

  香港,回不到從前!聽到這句話,難免覺得有點悲涼,但這是一個千真萬確的前景。不過,想一想,回不到從前,才是從新開始的基礎。從前,我們帶着無限的優越感、無知的優越感看中國內地,對中國一線城市的競爭,完全沒有任何危機感,這種從前的認知,是令我們仍然無知地察看香港實力的迷藥。棄掉從前,從心態上認清我們當前的政治、社會、經濟形勢,擁抱必須要作出的調節和改變,香港才能重新上路,才能真正有希望!回不到從前,不應是咒詛,應該是我們積極向前的推動力!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