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一場顛覆香港的運動

  前天傳來政府有意考慮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控制香港當前局面,消息傳出,引來各方反應。泛民陣營,以至部份建制政黨和商人,對香港現時是否需要引用《緊急法》有保留。這種觀點是基於《緊急法》會賦予政府很大的權力,會引起示威者很大的反彈,也有人認為香港現在的亂局,還未嚴重到人心惶惶,要使用尚方寶劍來平亂。香港還未大亂的評估,切合事實嗎?

  香港大亂應該以甚麼指標作為準則?是抗爭活動的頻密度?是抗爭活動對社會造成的傷害,包括對人身安全和公共財產的傷害?是抗爭活動對香港特區政府管治權的衝擊?還有其他指標嗎?

  自今年六月初爆發的這一場運動,已經進入第十二周,運動幕前幕後的推手,並不以搞幾次大型和平有序的遊行和集會為目標。從過去這十二個星期在香港不同地區爆發的抗爭活動所見,示威者由和平推進,演變至今天在香港社區幾乎每一角落搞暴力衝擊,甚至是致命襲擊,香港已墮入大亂的軌跡。

  有部份香港人覺得情況並非已達到非常嚴峻的地步,相信是由六月至今,雖然有示威者和警員受傷,但沒有搞出人命傷亡,因此距離要將香港現況定性為進入緊急狀態仍有一段距離。持這種觀點的人,也許沒有想清楚,在八十多天無休止的激進、暴力抗爭中沒有人送命,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香港警隊高度克制。直至今天,防暴警察仍然以驅散策略為主軸,而非用高度武力還擊暴力示威者作為平亂手段。有此策略,才確保了沒有血染社區的惡果。

  然而,在過去兩個星期,暴力示威者肆意擲汽油彈和縱火,甚至使用致命武器攻擊警務人員,面對這種情況,警隊還是否可以保持高度克制,已成疑問。反對《緊急法》的政治領袖,是否真的要以有人命傷亡為啟動《緊急法》的準則?這個運動是否真的要走到見血、見命的犧牲,大家才能醒覺要將運動叫停?

  這一場運動,已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演變成一場不折不扣的顛覆香港運動,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面貌受到重創,面目全非。繼續燃燒下去,是要香港變成灰燼,難道這真的是香港人想見的終局?

  在未見人命被白白送上之前,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應慎思如何可以盡快平亂。《緊急法》若能止暴制亂,特區政府便應抓緊時間盡快立法。任由香港繼續被顛覆,我們要面對的災難,將會更加難以預料!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