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暴徒下場慘痛

  掟燃燒彈、掟汽油彈、放火、刑毀港鐵站的控制室和站內設施、毒打乘港鐵的老百姓、暴力衝擊警務人員,這些人是義士、是愛香港的人?他們做的事是出於愛香港,要保護香港?有沒有比這種想法更荒謬、更荒唐!二○一九年的八月三十一日,是一個非常之不一樣的「八‧三一」周年紀念。五年前的「八‧三一」,全國人大常委會為香港的特首和立法會選舉方案作出了一個不乎泛民主派期望的決定。之後,香港泛民主派以「八‧三一」決定和特區政府提出的方案不夠民主,堅拒接受「袋住先」方案。香港政制進一步的民主化,在泛民和本土派全力反對之下被否決了。

  政改行人止步,泛民和本土派沒有怪自己,把責任都推給其他人,包括北京、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八‧三一」決定後,他們全力在二○一四年搞佔領行動和其他後續抗爭,圖謀以民眾力量向特區政府施壓。然而,佔領行動擾攘了七十九天,特區政府最後清場。後續的旺角騷亂亦以失敗收場。連串的抗爭運動以敗局告終,香港社會平靜了一段時間。

  不過,運動雖死,幕後推手卻死心不息,務必要伺機再捲土重來。二○一九年的反《逃犯條例》修訂爭議,為他們帶來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東山再起。狠毒的幕後推手,利用了普通香港人恐共、排共,以至部份人反共的心,精心策劃了一場以「反送中」為開局,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終局的浩劫運動。這一場運動,最初打動了不少善良香港人的心,以「和理非」抗爭去包藏要暴力,要見血的圖謀。

  暴力抗爭自六月十二日示威者開始以武力襲擊警務人員展開了序幕,到了剛過的「八‧三一」,掟汽油彈、燃燒彈、街頭縱火、使用致命傷人武器等等極度暴力手段,全面登場。這種罔顧人命的暴亂,完全不能與香港捍衞法治的核心價值沾上任何關係。暴力傷人,是公然摧殘法治,暴徒和支持他們的啦啦隊絕對不是民主鬥士,更加不是義士,請不要玷污真正為民主奮鬥者之名!

  經歷了今年的「八‧三一」,還有幾多在六月九日、六月十六日上街的人會繼續支持現在仍然進行中的這一場暴亂?大家還能不認清站在最前線蒙面蒙頭,帶着利器意圖去製造悲劇的暴徒的面貌?還會說他們所作所為的都是為香港好,為香港仍然有未來而決戰?如果有人仍然是這樣想的話,這些人其實與那些暴徒到底有幾多分別?暴徒是充滿計算去摧毀香港,而這些人是被令人難以置信的愚昧所蒙蔽去支持一場旨在滅港反中的革命。這一場革命總會有終結的一天,暴徒和繼續愚昧地支持他們的其他人士,相信會同樣地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沉重的代價。以暴力重創香港,只有慘痛的下場。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