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放下政治回歸學習

  九月二日開課,大學校園罷課,中學生也以種種形式去表達訴求,也有罷課的一群。學生們響應罷課延續抗爭,把政治從社會帶入校園。

  在九月二日這一天,《明報》刊登了兩個廣告,一個是由「一群香港科技大學師兄師姐」聯署的一封公開信,另一個則由「一群關心香港學生的大學教授」聯署。兩個群體的呼籲語重心長,希望執意要繼續抗爭的同學能夠看得懂,放下政治,回歸學習。

  科技大學校友寫給師弟師妹的公開信,寫下的觀點,不但是在學的學生應該看,那些繼續支持抗爭的其他香港人同樣應該看。

  撇開別有用心、要摧毀香港的暴徒,香港現在仍然有很多人對以示威表達五大訴求,表示認同和支持,大家的著眼點是上街是為爭取民主、自由,捍衞法治和言論自由。很多人覺得現政府對上街者強烈的意願不回應,不做事,近乎麻木不仁,因此抗爭必須延續,以迫令政府真正回應市民的不滿。然而,上街者似乎只聚焦在民主、自由、捍衞法治幾個核心價值的籠統概念,而忘卻了它們的深層意義。科大校友的公開信把深層意義都說出來,真正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香港人,應該細讀,用心體會。

  公開信論自由說:「自由非指為所欲為,而謂不欲為則不為。」論民主說:「民主之底線,不可為分裂主義蒙蔽雙眼,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論法治說:「暴力犯罪者無論緣何動機,亦應承受法律制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論言論自由說:「真理愈辯愈明,其要義在於吾雖不認同爾等觀點,仍誓死捍衞爾等話語權利。」公開信也說不公之事四海皆有,但引用已故美國甘迺迪總統之名言「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甚麼,而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

  一封公開信,對今日香港亂局作出了一針見血的分析。暴力示威者高舉自由旗幟,為所欲為,傷害了無數老百姓的生計,干擾了不少市民寧靜和正常的生活。他們以民主之名,進行無底線的抗爭,實際是搞分裂主義,苦毒我們所愛的城市。他們要捍衛法治,所以要「反送中」,然而在過去三個月,他們所到之處,遍佈他們違法的手印。他們聲稱要守護香港的言論自由,但對於反對他們所作所為的人,以粗口謾罵,以拳頭毒打,完全不會容納其他人持異見。這些人假借民主、自由、法治、言論自由之名做反其道而行的所為,運動到了今天,怎可能仍然為真正旨在捍衛民主、自由、法治等等核心價值的市民所認同、接受和支持?

  在一群大學教授的公開信中,教授們說:「教育是社會持續發展之本,校園應為遠離政治的淨土……今日之香港,正遭受對立和撕裂之痛,而校園和課堂之完整,乃關乎青年學生的人生發展大計,亦代表香港的穩定和未來。」公開信呼籲學生返回課室,堅定他們向學的本心,因為香港的發展與繁榮,需要他們去締造和維護。這封信寫於香港社會被重重負能量包圍的今天,是對大學生們作出了很適時的深切勸喻,愛之深,勸之切,希望同學們能珍惜這些金玉良言。

  同學們本着愛香港,要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初心,因此上街表達訴求。然而運動走到今天,已經完全變質,絕對沾不上自由、民主、法治和言論自由等等大家珍而重之的香港基石。承如聯署的教授們說,遠離政治,回歸教室才為正道。也誠如科大校友引述甘迺迪的名言,「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在香港,大家便要問我們可以為自己所愛之城做甚麼?

  摧毀香港是一股深不見底的負能量,讓這股力量延續下去,是拱手讓香港白白被犧牲了。同學們,現在是反思的時刻,繼續全情投入這個運動,只會在錯誤的軌道上繼續走下去,結果一定不會是香港更民主,更自由,回頭是岸,同學們才能為香港締造未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