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郭榮鏗等:你們是善忘的嗎?

  沒有最偽善,只有更偽善!以法律界立法會代表兼公民黨黨員郭榮鏗為首的二十四位立法會議員,向法院申請暫緩《禁止蒙面規條》生效的禁制令,他們其中的一個理據是賦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權力制訂蒙面法的緊急法,牴觸《人權法》,換言之,緊急法是萬惡的,他們不支持。這是真的嗎?

  巧言令色的政客也許都是善忘的,但歷史的記錄卻不容他們渾水摸魚,迷惑民眾。緊急法萬惡,不可用?郭榮鏗忘記了嗎?就在去年九月,他鼓吹甚麼?根據《《星島日報》》去年九月十八日的一篇報道,郭榮鏗是支持緊急法的。這篇報道標題是:「郭榮鏗:可引用《緊急條例》宣佈停工」。報道說因強颱風「山竹」遺害,令市面大亂,郭榮鏗因此提出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即是我們今天所講的緊急法,特首可就緊急情況訂立規例,將風後的大混亂日子訂為公眾假期。按緊急法,「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郭榮鏗引用緊急法指出行政長官可以以符合「公眾利益」為由引用緊急法,即是說他是同意緊急法是可用之法。

  除了郭榮鏗,有另外兩位泛民陣營的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和公民黨的楊岳橋,也在當時同意使用緊急法。陳志全說條例並無為「緊急作定義,賦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很大操作空間」。楊岳橋則在其社交網站說:「以法論法,特首其實是可以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

  事隔不過一年,當特區政府因公眾利益,要止暴制亂而引用緊急法立《禁止蒙面規例》時,這些泛民議員恍如失憶,忘記了自己曾經鼓吹特首動用緊急法。原因何在?是政治!

  泛民陣營的二十四位立法會議員堅拒與摧殘香港接近四個月的暴力抗爭割席,而蒙面法是特區政府止暴制亂的一個重要方法,他們這些不與暴力割席,繼續與暴力同行的政客,自然要鼓吹反蒙面法。全力反蒙面法,絕對有利保護暴徒,讓暴徒繼續有恃無恐地去摧殘香港。泛民議員義無反顧反對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甘願打倒昨日的我,除了可能是善忘,不記得自己曾經支持過政府動用緊急法之外,他們也可能以為市民大眾都是愚民,是完全可以接受他們為政治利益去搬龍門、反過來反對緊急法,以達到反蒙面法的目的。

  力撐暴徒,相信目的只有一個,選票!我們可以相信泛民議員仍深信經歷這一次革命,年輕一輩會同意自己是被他們鼓動起來的,年輕人全情投入去起義,做其義士,都是泛民政客忠貞的粉絲,因此阻擋蒙面法是緊扣粉絲,以忠貞回報忠貞的粉絲的上策。

  為選票,泛民政黨和議員選擇否定能夠在今天香港超級亂局下止暴制亂的方法,是沒有絲毫想過七百萬市民活於水深火熱的暴亂之中的苦況。政治凌駕民生疾苦,便是今天仍然不與暴力割席的泛民和本土陣營的從政本質。他們口講為民請命,言不由衷,何其偽善!這些亂港政客,還值得我們支持?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