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暴力校園阻止得了嗎?

  勇武攻陷校園,粗口滿天飛,刑毀四處見,部份中學、大學校園成為勇武戰場,老師被辱罵欺凌,校內設施被擊碎「裝修」,面目全非。暴力校園是否變成新常態?中學、大學管理層是否要坐以待斃?

  繼較早前浸會大學學生在校園要求與校長錢大康會晤不果,繼而刑毀校長室後,在本周二再有刑毀校園事件,然而這次出事的是中學校園,是荃灣保良局姚連生中學。當天,有八十名穿着校服學生及黑衣人,響應號召到校園「大裝修」報復,因他們不滿校方處理不同政見學生的手法,於是他們在校內擊碎玻璃門、擲雞蛋和垃圾桶、圍堵校門,並在校園附近大肆塗鴉。這些做法是把近月暴徒在全港各區暴力抗爭的手段,帶入校園。這些情節今天竟然發生在中學校園內,是否很駭人?

  中學校園有刑毀,大學校園則有欺凌。同樣在本周二,於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的課堂內,有學生因不滿講師陳偉強批評《禁蒙面法》刑罰過輕而未能令示威者卻步,逾百學生衝入教室,戴上口罩,在課堂上不斷爆粗辱罵陳偉強,更不時以雷射筆照射這位師長的下體,有女同學更揶揄他說:「阿Sir你好X想走就報警啦,我知你好X想走啦。我知你好X驚㗎啦。」另有男生說:「你同我哋講啦,X你老母。」這些學生粗口爛舌,以人多勢眾欺凌老師,其行為惡劣至極,令人咋舌,這還是一個教學的地方嗎?

  中學生、大學生粗口爛舌,肆意欺凌,刑毀公物,毫無教養,香港人在今個暴力抗爭遍地開花的夏天,耳聞目睹了不少例子,但學生們這種劣質素質,不可能是在過去這四個月才培養出來的。劣質的種子,早已在過去十年在中學、大學校園播種,這個夏天的這一場運動,是令這些種子開花結果的大片土壤,一批一批的小暴徒就是這樣乘暴亂之勢應運而來。誰是播種人?教協、泛民政黨等等責無旁貸。

  過去十年,泛民政黨和議員,在立法會議事廳用粗口辱罵官員,肆意擲物,搞亂議會秩序。教協對失德的教師只有包庇,不作譴責。二○一三年在旺角街頭用粗口辱罵警員的教師林慧思,教協不譴責,反而指責有團體要聲討林慧思的做法不必要,更維護她說她本着政治信念表達意見可以理解。當時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更發聲明指斥當時要追究林慧思的行政長官梁振英「挑撥離間,撕裂香港,其心可誅」。政客、教協顛倒是非,是把劣質文化的種子深深地埋藏在中學校園,今天部份中學生和大學生作出的欺凌、辱師、肆意施暴的行為,難道不是因他們過去姑息教師劣行,並在立法會親身演繹如何罔顧議會規則,把法律規管當作糞土而帶來的必然後果?

  面對暴力大舉入侵校園的新形勢,中學、大學的管理層是否還是要繼續堅守過去幾年的息事寧人原則,不追究,不懲治?暴力之勢,有增無減,繼續姑息,中學、大學的管理層必會自食其果,阻擋不了暴力校園,結果就是坐以待斃!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