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反暴力要與泛民割席

  過幾天的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很多香港人都希望能夠順利進行,可以選出新一屆的區議員。

  如何投票,選民各有心水,但經歷了過去六個月的反修例運動,再經歷了過去兩個星期在香港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暴力佔領大學校園事件,香港人必須要很清晰地向暴力投反對票,任何不與暴力割席的候選人或政黨參選者,絕對不能夠代表香港人,這些與暴力同行的候選人,完全無資格取得香港人的選票!

   泛民和本土陣營在過去六個月做了甚麼?這一群偽善之徒,拉起「和理非」的旗幟,鼓動香港人反修例,站在抗爭最前排,身影處處!

  到了運動中期,抗爭開始偏離「和理非」遊行和集會,暴力抗爭者掟磚、射彈珠和用鐵枝襲擊警務人員,拆毀交通燈、堵路、阻塞港鐵列車正常運作,就在這些暴行橫掃社區之時,這些泛民政客,不走在前線,但往往在警方要驅散、拘捕暴徒時,他們便現身,走在暴徒和警務人員之間,擺出一副調停者的姿態,名為調停,實為阻止警務人員執行任務,以包庇暴力示威者的惡行。        

  再到了過去幾個星期,暴力不斷升級,掟出的汽油彈四處橫飛,暴徒向普通老百姓行私刑,肆意刑事毀壞港鐵站設施、政府辦事處、私人企業的店舖,大規模設路障封路,把香港打個稀巴爛,還佔領大學校園作為他們的戰鬥基地和製造高危武器的兵工廠,民主黨、公民黨、民陣、新民主同盟、工黨、街工、人民力量、社民連、毛孟靜所屬的香港本土、朱凱廸所屬的本土組織等等的成員,他們在哪裏?有幾多人還敢在汽油彈飛散的「戰地」上走出來抽水、出鏡扮調停?本周初理大激戰的晚上,走出來的人,所為何事?真的是希望營救在校園內的暴徒嗎?是迫不得已走出來聲稱援助受困暴徒以求抓住選票?還是有人道之心要去救人?若有人道之心救人,為甚麼不早幾天出來呼籲?這些無恥政客的所作所為,實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從今夏到今天,泛民和本土派議員和政黨,特別是立法會內二十四個泛民、本土派議員,堅持不與暴力割席,這個立場就是與香港為敵,就是要讓香港繼續被暴力「攬炒」!這些人不值得任何一個真正愛香港的選民支持。星期天,投票日,反暴力的選民要與泛民割席,不要把手中一票投給他們,確保他們不能繼續禍延香港!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