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林鄭成功令香港變天

  二○一九年區議會選舉得出驚人結果,泛民、本土和政治素人奪得壓倒性勝利,建制派大敗,十八個區議會當中,有十七個由非建制派操控。這個選舉結果對北京,對特區政府,對建制派來說,是一個慘不忍睹的結果,但慘敗不是終局,慘敗後如何走下去才是更重要的一步。

  在區議會四百五十二個議席當中,建制派只取得五十九席,包括泛民和本土陣營在內的非建制陣營,取得共三百九十三席,這些獲選的區議會新晉,有大部份沒有直接政黨聯繫。傳統大黨,包括民主黨、民協、新民主同盟、公民黨、街工、工黨、熱血公民、人民力量、社民連,以及朱凱廸新西團隊等主流政黨、政團,合共取得一百八十多個議席。換言之,有約二百個當選的非建制派人士,不直屬泛民和本土派。這一大群人會否主動和傳統泛民和本土勢力結合?如何結合?或者若是不結合會走甚麼路線?這一連串問題,是區議會未來的一大課題。

  要明白那二百個不屬泛民、本土政黨的人士會走甚麼路線,大致上也許可從他們的政綱看出端倪。這些人當中,不少都有政治訴求,包括五大訴求、光復香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警暴、實踐雙普選等等,由此可以推斷,在政治議題上,這一批人極有可能與泛民和本土陣營結合,路線一致。然而,區議會議程重點應在地區事務,若新晉議員政綱重點在政治訴求,是否意味區議會議題將會邁向政治化?這種發展會否與地區議會的功能脫鈎?把他們送進議會的選民會否同意這一個發展方向?這些問題的答案將會是未來政局走向的一個重要指標。

  嚴格來說,這一次區議會選舉的結局,是一個接近三分天下的局面,主流泛民、本土政黨是一組,沒有政黨聯繫但接近泛民政治理念的人士是另一組,而且是在人數上與泛民、本土陣營有實力均等之勢的一組,而第三組是在議席數目上處弱勢的建制政黨。這一局面,其實反映了香港過去大半年反政府運動的一個權力分佈。走在運動最前線的不是主流泛民和建制政黨,而是一群未有從政經驗的政治抗爭者,泛民和本土派政黨扮演的不過是二線角色,而建制派在運動中不見站在前台大力反暴,影響力實屬微不足道。

  站在運動最前線的政治素人成為這次選舉中的真正大贏家,北京和特區政府如何解讀這個結果,如何面對這個局面,對未來兩年的立法會選舉和二○二二年的特首選舉有很關鍵性的影響。北京和特區政府對此絕對不會掉以輕心,但他們能否推出有效方法應對當前局勢,則是一大疑問!

  二○一九年區議會選舉令香港政局變天,這個局面始於林鄭月娥政府推出的修訂《逃犯條例》建議,修例不成之後的香港亂局,是林鄭政府無能乏力應對危機必然帶來的惡果。香港變天,由林鄭一手促成,林鄭還有政治能量走下去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