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靈感國度
作者:
潘國靈

他應該「看」到了。看到了這城中有那麼多的鐵馬、水馬。這城市果然安全意識系數非常之高。高高的水馬重重包圍,不僅是遮蔽視線的屏幕,也是阻擋聲音的隔音屏。但透過水馬身上的孔洞,他應該還是可以看到一點港人生活的真實狀況、香港近年的新變化。譬如說,特區政府如何以工具理性管理城市空間,將城市當成一所精神病院,加設無數的鐵馬、水馬、欄杆護欄以保護市民,...

詳細

有說黎明二度「爆紅」,第一度當然在九十年代初,迎來隨後的「四大天王」時代;第二度則在三十周年演唱會道歉事件之後,一時間他也被喻為「最會玩facebook」的明星,這稱號似乎比勇於承擔責任(其實是很基本的)更堪玩味。黎明來自北京,來自香港,也可能是來自科技星球的。他玩臉書比起一些明星不算早,但卻有說「他遲來先上岸」,以其獨有金句和坦誠互動打...

詳細

已經追不上時下的流行曲久矣。偶爾聽聽,或有所發現,都是「因城之名」,歌曲寫到當下社會的氛圍和處境。以往人們說流行曲以情歌為主(以至情歌氾濫),今時今日,政治生活化、生活政治化,倒好像反而是寫社會題材的,更容易獲得共鳴和迴響。寫社會題材的歌當然一直存在,但若說由「情歌」到「社會歌」算是一個「範式轉移」,流行曲不再帶領潮流而是反過來追逐社會,...

詳細

因為《十年》這部電影,「十年」一下子在內地成為敏感詞。但如此尋常的一個詞,又怎可能禁絕呢?「十年」散落於所有角落,在古詩詞中,在流行文化中,在日常話語中。企圖將「十年」過濾,無異於將空氣隔絕,其結果必然是徒勞,殆矣。難道蘇軾的悼忘詞〈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暫不許唸嗎?(這可是我真喜歡的)。不唸詩詞,那「十年人事幾番...

詳細

身邊不少人對《樹大招風》用上〈讓一切隨風〉作電影歌曲都讚好,相信黃霑萬料不到,他這首舊歌隔了這麼多年後「再情境化」,於此時此刻竟讓人聽出弦外之音,尤其是那句「你似北風吹走我夢」,說是純屬觀者接收,也太過應景了吧。歌曲放在末段作「畫外音」(non-diegetic)播放,一切塵埃落定煙消雲放,益添濃厚的唏噓感覺。流行歌曲用於香港電影不算新鮮...

詳細

剛過去的四月一至三日,可能是回歸後,本地流行文化史上最值得紀念的日子。四月一日,亞洲電視告別永恒,全港市民一反「慣性收視」常態臨別轉台見證它斷氣一刻,如何無縫交接或轉為藍幕。有意思的是,黃耀明的「美麗的呼聲聽證會」在旺角麥花臣場館開騷,海報上寫着「一場事先張揚的命案」,以亞視之死作案例,處處帶出「香港之死」的諷喻。這可能是我看過的一個調子...

詳細

談到香港的暴亂與小說,一九五六年雙十暴動外,六七暴動當然不得不提。早前本欄曾論及劉以鬯以實驗筆法寫六七暴動的短篇小說〈動亂〉,有興趣不難找回看,本文便不覆述了。引伸想到的是小說創作與社會的關係,有的小說取材於日常生活,無特別事件發生,有的小說直接觸發自重大的社會事件,如上期談到馬朗作於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三日夜的〈太陽下的街〉、劉以鬯作於一九...

詳細

事有湊巧,農曆新年前在大學文學課教了兩篇有關香港暴亂的小說,還說到暴動跟騷動的不同,初一夜就發生旺角騷動,放了一周復課,學生都頓感紙上世界跟現實世界忽然扣連起來,儘管每個事件各有社會成因與背景,不可簡單劃上等號,但總算成了活教材。其中一篇是馬朗(原名馬博良)寫關於「雙十暴動」的〈太陽下的街〉。「九十後」學生有的約略聽過六七暴動,但對雙十暴...

詳細

如果前幾年媒體還較細緻地分辨「溫和本土」和「激進本土」的話,現在這種分辨是更少見了。幾乎一律都用上「本土派」─「本土派」衝擊水貨客、一撮「本土派」引發旺角騷亂,諸如此類,並非存心扣帽子,但肯定有標籤簡化之嫌,本來一團光譜內有不同屬性的「本土」,在媒體用語中,都縮減成「本土派」三字,以一端代替所有了。這也是看媒體新聞需留意的地方,但一般受眾...

詳細

生活在香港,每天都有衝擊常識底線的事情發生。譬如說,原來回鄉是不用回鄉證的,只要你「自願配合」,坐「大飛」便可以。原來「暴動」可以快速定性,可以在沒有宵禁翌日煙花盛放歌舞昇平之下發生。原來鑒古知今就是將歷史隨便比擬(旺角騷動與六七暴動、大學生與文革紅衞兵等)。原來旺角騷亂的暴力程度比持續八月、滿地「土製菠蘿」的「六十年代騷亂」更嚴重。原來...

詳細

年初四開工,還未回神,對着桌面一片空白,其實並非空白,而是思緒紛擾。寫作,際此亂世更需要,但禿筆又更覺乏力。道理如何說清?才不過兩天前,一邊一家人圍坐電視機旁看璀璨煙花(我仍拒絕稱作「煙火」),一邊「暴亂」新聞不絕於耳,人分裂成兩半,也難說前者更虛假,因為父親親手烹飪的餸菜是真實的。23分鐘片段,23,888枚煙花,對數字敏感的我不禁「過...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