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迷情琛——經典難複製

  《銀翼殺手2049》上周在北美上映,首個周末的開畫票房只得三千三百萬美元,作為一部耗資一億八千萬美元的科幻鉅製,這個成績絕對差強人意。

  新一代觀眾或許都知道《銀翼殺手2049》乃是一九八二年烈尼史葛執導的《2020》延續篇,但大部份人未必知曉《2020》當年推出時,票房口碑皆遇上滑鐵盧。那時候大家也期待憑《異形》揚名立萬的烈尼史葛會拍出另一部充滿官能刺激的科幻大作,加上男主角夏里遜福接連演出了《星球大戰》和《奪寶奇兵》等超級賣座電影,一導一演都是如日方中的天之驕子,豈料電影上映後,卻教影評人和觀眾大失所望。《2020》的影像無疑懾人眼球,片中二○一九年的洛杉磯天色灰暗,總是下着毛毛細雨,在漫天的霓虹燈和巨幕影像襯托下,呈現出一份教人窒息的頹廢和絕望。電影中攝影和美術風格直到現在不但不過時,而且依舊震撼人心。但故事的複雜而欲言又止,以複製人的可憐對比人類世界的自私自利,在八十年代荷里活一片紙醉金迷的氣氛下,明顯是曲高和寡,難覓知音。電影要到後來發行錄影帶和推出了導演版後,口碑才愈來愈好,見風轉舵的影評人更把電影評為八十年代最偉大的科幻片電影之一。

  事隔三十五年,《2020》再推出延續篇,當年的主創人烈尼史葛偏偏沒有執導演筒,只擔任監製一職。對於擁躉而言,沒有了烈尼史葛,這部延續篇已經失去了靈魂。不過,電影公司動用了最大誠意(當然還有天價片酬)請得了夏尼遜福回來再演上集主角Rick Deckard,但他的角色竟在電影一小時四十分鐘後才出場,真的是大吊福伯影迷的胃口。影評人對《銀翼殺手2049》的評價暫時還是相當留情,或許經過上次經驗,大家也擔心電影十年八載後又會被奉為經典。所以落筆時皆留有餘地,相當明哲保身也。

葉念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