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對自己誠實

  有些人表面看來很開心,但內心原來很痛苦;有些人連表面也看得出很痛苦,但真正的原因讓你猜一千次也猜不出來。

  最近看了英國心理學家Stephen Grosz寫他醫治病人的隨筆《The Examined Life: How we lost and find ourselves》,當中有些個案挺震撼的。其中一個家庭主婦,三子之母,經濟環境不錯,人人都羨慕她家庭美滿。她因為恐慌症求診,專家跟她深入談過多次仍找不出原因,後來她才尷尬地說出這件事(即是她自己一早就知道問題源頭):她搞了七年婚外情,對象是孩子們的保母(女性)。她無法失去這位愛人,於是千方百計令自己一次又一次懷孕,令保母留在自己身邊。

  另一位男病人多次自殘,專家設法與他作心靈溝通,他卻總是築起一道牆,甚至不再見醫生。不久之後,醫生收到這位病人的未婚妻寄來一封信,表示他已自殺身亡,家人並已為他舉辦了簡單的喪禮。醫生心中也不好過,發了慰問信到病人家裏。半年後,醫生收到這位病人來電說:「Hello!我未死呀,那封說我自殺的信是我假冒未婚妻的名義寄給你的,我還收到你寄來的慰問信,寫得很感人呢。」醫生終於發現問題的核心—他需要震撼身邊的人。原來他童年時父母離異,父母常常打架,也打孩子。他需要不斷傷害自己來引他人注意,獲取關心。

  人呢,講很多大話,拼命傷害自己,拼命傷害別人,以為這樣就可以裝成若無其事地生活。「我好幸福啊!我好幸福啊!」這樣喊口號來麻醉自己。何必搞得這麼複雜?做人如果肯誠實一點,就不用吃那麼多苦。愈壞的事,愈要面對。不要用謊言去掩蓋瘡疤,因為無論怎樣遮掩,那疤痕永遠都在。我反而覺得不要害怕展露疤痕,它是我們的戰利品。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