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體罰

          一位朋友的女兒在國際學校讀中學,他告訴我,他是女兒同學們當中唯一不曾打過孩子的父親。我父母從來不打孩子,我在學校也從未試過或見過體罰,所以當我發現原來由五十後到千禧後都有不少人受過體罰,實在挺驚訝的,並非覺得這一代父母師長比上一代有甚麼進步,而是大家都怕差人拉,如今小學生會自己打999舉報被阿媽打;至於現在的老師別說打手板,連重罵兩句都有可能被家長投訴吧。

  從前社會普遍認為大人打細路作為「教育」是天經地義的。一位五十後auntie在一所天主教名校讀小學,她說:「修女們不會簡單地打手板,而是讓孩子把手放在桌上,手背向天,彎曲手指令手背隆起,再用硬木尺大力打在隆起的指骨關節上,連續打五分鐘、十分鐘或更長時間,有同學的手腫成豬蹄。」令我意外的是一位八十後就讀band 1學校的朋友竟然也曾目睹體罰。「小學時一個女同學站在桌前,低着頭聽老師訓話,沒料到阿Sir突然舉起手用力拍她的後腦,因為力度太大,女孩的頭猛然撞在桌上,反彈回老師的手然後再次撞到桌子,那一幕實在太震撼了!多年後我仍無法忘記啊。

  還有小六那年,班上一個男同學問老師可否讓他上廁所,老師不許,還認為這孩子是謊稱上廁所來逃避課堂,罰他靠黑板站着,站了一會,男孩終於忍不住當着全班同學瀨尿,當時已是長得相當高大的小六男生了,我想那種侮辱比體罰還要大吧!」這烙印也許會一直留在男孩心裏,甚至影響他的一生。假如這位老師讀到這篇文章,我希望他能好好反省,列出教書幾十年來曾被他欺凌的孩子姓名,聯絡他們,逐一向這些學生道歉。我相信一個人所造的孽,無論繞了多少圈子還是會回歸到他本人身上。所謂「因果」,其實並非甚麼難懂的事情啊。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