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圍攻、嘲笑、孤立

  大學二年級的暑假,我與一個女同學backpack到尼泊爾旅行,聘了當地一名導遊和一位挑夫,帶着我們兩個女生行上喜瑪拉雅山差不多四千米,在山上住了幾天,看了彩虹,再帶我們下山。上山時導遊先生很照顧我們,下山卻hea爆趕收工,跟挑夫自顧自走在前頭。山路十分陡峭,我和女同學慢慢走得很小心,轉眼他倆就連影兒也不見了。

  我們兩個女生在荒山野嶺走着,被天空和大地環抱,空氣清淨得感覺連肺都要變透明起來。我們坐在一塊大石歇息時,遠處的草堆突然動了聲色。「不會是野獸吧?」女同學問,我們屏息靜觀,沉默卻突然被一陣尖聲怪笑劃破,一黨十數人的尼泊爾少年從草堆後撲出,眼神不懷好意地朝這邊走來,把我們團團圍住。他們最小的大概十二歲,最大是十六歲左右吧,有男有女,都是山上的孩子,強壯而矯捷。他們盯着我和女同學的臉看,一邊叫囂,指手劃腳,嘰嘰喳喳尖聲狂笑。雖然聽不懂,但從語調和神態,好明顯他們正在嘲笑我和女同學,不知笑甚麼,可能是我們的膚色、樣貌、戴着眼鏡或穿着牛仔褲。我扮鎮定,其實心裏怕得要死,並非害怕嘲笑,而是怕他們打我,十幾個少年足以將我們活活打死。

  這時,我那位女同學竟也突然笑起來,我以為她嚇傻了,只見她把兩手當枕頭墊在腦後,很寫意地躺了下來,跟我說:「梗係成世人未見過眼鏡啦!大驚小怪。」童黨居然被女同學的「反嘲笑」拋窒,止住了笑聲,交頭接耳,見我倆一副悠哉悠哉(我當然是裝出來的),又大聲罵了我們幾句,女同學悶得打起呵欠來,童黨無奈走了。

  後來我發現自己在職場上也遇到類似局面——被圍攻、嘲笑、孤立。開始寫專欄後,在網上受到攻擊就更常見了。有時我會想起那位女同學,她那「I don’t give it a shit」的笑聲,我也不禁笑了。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