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日日是好日

  以前我寫作總是避免用「好」字。太籠統了,寫文章的大忌是泛泛而談。後來人開始成熟,漸漸喜歡用「好」字,原來用這個字並非因為詞窮,而是因為那是唯一合適的字,明白的讀者自然能讀出這「好」字的含意,不明白的解釋三萬字也不會明白。所以,隨心。

  世上有「能即時明白」和「不能即時明白」兩種道理─這是電影《日日是好日》的一句說話。這可說是我近年最喜愛的日本電影,講茶道,而茶道其實就是人生。改編自茶道教授森下典子《日日是好日─茶道帶來的十五種幸福》一書。女主角典子由二十歲開始學習茶道,逢星期六從無間斷,一習二十四年。這是一部細水長流的電影,沒有大起伏的劇情,但以下仍會透露一些我認為很有意思的對白和內容,若你不想「劇透」,請在這裏停步。

  性格外向、熱愛闖蕩的表姐竟在畢業後三年選擇回鄉相睇,結婚生仔。「繼續在公司做下去也是一樣吧。」典子對前途一片迷茫,她想成為職業作家的路並不順利,青春卻一瞬即逝,應該妥協嗎?茶道先重形,經年累月重複又重複做着同樣的動作,不要用腦去想,毋須問為甚麼,然後有一刻突然得心應手,好比彈琴 ,熟練到超越了技巧就可以在意識的領域漫遊了。用五官感受季節變化,聽雨,看雪,典子發現熱水與冷水滴落杯子的聲音原來是不同的。茶道老師說:負重若輕,負輕若重。即使為同一位丈夫、同一班人奉茶,每次奉茶都要當是最後一次。數十年來,茶道老師每年新年都會跟一班學生品茶,「能夠與同一班人多年來重複做着同一件事,是非常幸福的。」茶道陪伴典子走過迷茫的年代、失戀的傷痛、未能及時盡孝的愧疚,經歷歲月沉澱,最終領悟到「日日是好日」的真義。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