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一點甜

  跟舊同事在café聊天。她讀小學的兒子翻着餐牌,問「croque monsieur」(見圖)是甚麼來的,我告訴他那是放了芝士和火腿的焗三文治,法語monsieur解作mister,croque源自一個法語動詞,就是to bite的意思。然後他指着餐牌上的「croque madame」問我是甚麼來的,我說那是croque monsieur加蛋。他抱著頭喊好難記啊!兩個名字差不多嘛。我說有蛋的就是女人,也夠難忘了吧?

  接下來那半小時的性教育就在此省了,只是這讓我想起了好些關於食物的名稱和歷史是多麼有趣,好像croque monsieur已有過百年歷史了,最早於二十世紀初就出現在法國意識流作家普魯斯特的巨著《追憶似水年華》。又例如茶餐廳名物港式西多士源自pain perdu(法式西多士),它不像港式西多用兩片方包夾起並塗花生醬,而是將baguette(法式長條麵包) 切成有相當厚度的小片,沾上混合了牛奶和糖的蛋漿,炸成乾身、厚而鬆軟的多士,再搽上蜜糖和牛油,我在家裏也常常自己做,很容易的,而且非常美味,用脫脂奶,走糖走牛油就會低卡很多。法語pain指麵包,perdu則是lost的意思,換句話說,法式西多士是用本應丟棄的包頭包尾製成的,好聰明呢。

  又談談港女最愛的馬卡龍餅 (macaron),竟已有一千多年歷史了。當然,它最初的模樣並非今天這麼精美。文藝復興時期,生於佛羅倫斯的女貴族Catherine嫁到法國成為女皇,把馬卡龍餅帶進法國,但這小甜餅真正紅起來是要等到一七九二年,當時兩名修女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售賣自家製的馬卡龍餅來幫補交租,她們做的馬卡龍是單獨一片的,不像今天用兩片夾起來並在中間填上餡料。又過了百幾年,馬卡龍才演變成今天的樣子,就算像我這般不愛吃甜,單是看見七彩繽紛的小圓餅,心情就會開朗起來了。生活雖有不如意的時候,但總有方法加一點色彩,加一點甜吧。

王迪詩

hd